公告版位

尾巴、Misa出過的書請點我。

注意事項Q&A請點我。

投稿相關問題請點我。

*以上找得到答案的未來私訊將不再回應

目前分類:對面的村莊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丁小繪一走出樹叢,發現外頭的陽光強弱和剛剛一樣,曾冠宇看著手錶,時間繼續在走,前後差不到五分鐘。

 

  「在不同時空裡,時間會不一樣。」溫安琳看著微亮的天空說。

 

  丁小繪在離開樹叢前,曾回過頭望了那曾該是她的故鄉的村莊,那裡的大樹已經枯萎,所有的茅草建築殘破不堪,就連小溪中的水看起來也混濁不清,那裡充滿太多生命的離去以及自私的惡意,還有動物們的悲傷與憤怒,看來那裏需要經過好些年,借由大地之母的力量慢慢恢復生機,洗去那些罪惡。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所謂的會客室就像是兩村交流地,位在溪流較為上方的位置,阿雷在前頭不時回過頭看葉旬隆有無跟上,這舉動讓葉旬隆感到怪異,尤其是後方的小菲走得很近,像是怕他會隨時逃掉一樣。

 

  「這裡就是了,請進吧。」阿雷打開門,裡頭坐著兩名看起來就是首領的鬼,還有兩個穿著白色祭祀衣服的老婆婆,這應該是類似村裡的術士,或是稱為女巫吧。

 

  葉旬隆越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這些鬼有辦法維持這麼完整的人類外貌?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片深山有著豐富的天然資源,在山谷中有一處平原,那裡有條河流將這塊平原一分為二,左邊那座村莊稱為狗村,而右邊那座村莊則稱為貓村。

 

  顧名思義,狗村裡的人養狗,而貓村裡的人養貓,貓狗兩村互相敵對,為了搶奪資源與土地,他們會互相競爭,常常進行流血戰鬥。

 

  而狗村的人只要有機會抓到貓村人養的貓,他們就會毫不留情的進行虐殺,把那些貓當成貓村人的替身,由於貓狗兩村只隔個一條溪,雙方都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對方在做什麼,狗村的人盡所可能用最殘虐的方式殺害那些貓,扒皮、火紋身、砍頭等,就是為了給貓村人警惕;貓村的人當然如法泡製,只要抓到狗村人養的狗,他們便會以差不多的方式殘虐狗兒。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葉旬隆走到一半就昏過去,丁小繪發揮了火災現場的力量,一個人將葉旬隆抬到河邊,她順著潺潺流水聲的方向走,果然找到一條乾淨清澈的河,先是喝了一大口水確認水質後,用一旁的大樹葉捲起漏斗狀,盛了一瓢水到葉旬隆面前。

 

  「學長,你還好嗎?」她輕柔的問,看著葉旬隆胸前的傷口,似乎越來越嚴重。

 

  葉旬隆吃痛的睜開眼睛,沒想到自己居然暈倒,他喝下大口水後看著四周,那條清澈的小溪就在身邊,「我剛暈倒了,真是抱歉。」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葉旬隆和丁小繪不管是往左走還是往右走,再怎麼走就是會回到原點,最後葉旬隆從地上拿起幾塊顏色較淺的石頭,每隔五公尺就丟一塊,說這樣也許可以找出鬼打牆的源頭。

 

  「為什麼他們叫你『前鳳凰之子』?」

 

  葉旬隆頓了頓,但沒有回話,丁小繪接著問:「跟這護身符後面的鳳凰有關係嗎?」她拿起昨夜溫安琳掛在她胸前的護身符,自己明明有三個一樣的護身符,但另外兩個都放在包包裡頭。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死貓吊樹頭、死狗放水流。

 

這句話代表台灣早期的舊習俗,也是一個陋習,相傳貓共有九條命,也由於貓慣於夜間行動,所屬陰性,如果貓死了,屍體接觸到土與雨水,會化為妖怪;於是有「死貓吊樹頭」的說法出現,將貓屍掛在樹上七七四十九天後,曬為乾屍,其魂魄也會消散,來世只能再當隻貓。

 

  而狗如埋入土中,吸收土氣後會復活,化為妖怪轉向人類作祟,故將死亡後的犬隻放入河中,任其漂流,方能投胎轉世成為人。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日月潭位於南投,是台灣最大的淡水湖泊,同時也是美麗的高山湖,東側如日輪,西側如月鉤,故稱為日月潭。

 

  簡介上是這樣介紹,但丁小繪怎麼看,就是看不出西側的形狀像月亮。

 

  「這需要一點想像力。」溫安琳笑著同意。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晚上睡得十分不安穩,明明是三十度的夏夜,但丁小繪卻狂冒冷汗,她死命的閉緊眼睛,因為此時,她清楚的感覺到在天花板的左邊有東西。

 

  剛剛她下意識的睜開雙眼時,看見有個黑影就縮在那,讓她嚇了跳立刻閉上眼,但卻已經來不及,那個黑影現在正慢慢靠近,而且自己還全身無法動彈,就是所謂的鬼壓床。

 

  兩天前才在湖泊那被拉到異度空間,而現在又有東西靠過來,從來沒有一連在這麼短的時間這麼頻繁感應到。

 

  其實這敏感體質是遺傳的,過世的媽媽也有這樣的感應,聽說外婆也有,外婆的媽媽也有,好像媽媽這邊的親戚都有。但這些話都是爸爸告訴自己的,丁小繪從沒見過媽媽那邊的親戚,聽說是全都不在了,而媽媽在丁小繪五歲那年過世,是上吊自殺。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丁小繪看著學校中央的湖泊,坐在湖岸邊靜靜喝著咖啡,學校的咖啡總是帶有過甜的味道,就算點不加糖的黑咖啡依然如此,她皺皺鼻子,將咖啡往旁邊一放。

 

  「不合妳口味啊?」曾冠宇穿著夾腳拖鞋,站到丁小繪身邊,她聳肩,曾冠宇倒是自然的拿起咖啡杯喝光,「果然很甜。」

 

  他們坐在湖岸碼頭看著波光粼粼的湖水,偶而還有一兩隻白鷺鷥飛過,最近學校裡還養了鴨子,牠們正在湖面上悠遊自得。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晚風輕拂在山林間,樹葉沙沙作響,蟬鳴也不斷在林間來回,整座山頭釋放出自然原始的味道,那空氣清澈的毫無瑕疵,葉子上還有傍晚降下的雨水所形成的雨珠,一顆雨珠從葉子上滑落至泥土地上,下過雨後泥土鬆軟許多,蚯蚓從泥土裡探出頭,一旁的螞蟻也從蟻穴中出來,蚱蜢跳過草地,卻被燕子叼住飛往鳥巢。

 

  一旁有條清澈小溪,水潺潺流動的聲音配合著樹林間的蟬鳴與昆蟲活動的聲響,就像大自然的交響樂。

 

  河的兩岸有人活動過的痕跡,越往上游,兩旁的山壁越是陡峭,河的上游是從更高的山間上流下,兩旁的山崖近乎九十度直角,而在最低處的幾間殘破房子證明這裡曾有過繁華的村莊在河的兩岸。

 

  河的左岸有著一顆大樹,看似有上百年,樹葉茂密的程度讓陽光完全透不下來,靠近一些,可以感受到這棵樹周圍異常寒冷,還會聽見極為細小聲的哀嚎,而當你抬頭,那樹幹高大的無法想像,瞇著眼睛也看不清楚上頭有些什麼。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