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請點:生理和心理都成為真正的無膽之人(上)

我很久沒寫網誌了,這一次寫的原因是 我去開刀了

簡單扼要的關鍵字:膽結石、開刀、手術、林口長庚、引流管、進食、住院準備。

然後就從開刀當天開始寫吧。其實說是開刀,但更該稱作為小手術,更甚至只是小小手術。對於人生第一次動刀,我其實並沒有太緊張與擔心,因為有神奇的麻醉,加上我看了很多人家的心得文,都是進去睡著醒來就在病房,然後不會痛,三天出院,整個很輕鬆的感覺。

所以我還帶了3本翻譯小說去,想說應該很有時間可以看,當做這幾天是休息。

9月27日 開刀當天

由於不是第一台刀,所以一早起來就是等(還等到又睡著,在醫院都很早起),也不能吃東西喝水,我甚至還作夢夢見自己吃了東西。接著護理師來通知可以開刀了,要我快去上廁所順便把內褲脫下,然後衣服要反穿(不過我昨晚就反穿了)(忘記說,前一晚住院醫生也會過來確認妳要開刀的地方,除了膽我還有順便開另外一個刀,然後用筆在妳身上做記號)

接著呢,手術室的人員會推著床過來,妳就要躺上去,戴上像是浴帽的綠色帽子,然後一路推往手術室,這感覺很奇怪,身體好好的也很清醒,一路從8樓病房推到2樓手術房,在電梯還遇到也要準備開刀的另一床人,我偷看了一下,大約是60幾歲的婦人,她也很清醒。

接著家屬們統一在外面等待,那有個螢幕會寫手術病患的名字,以及現在狀況,例如等候中、手術中、恢復中。

我大概是10點左右推進去手術等候室,在那邊會由推妳的護理人員幫你報到,然後蓋上熱熱的綠色被子,我印象中有換手術衣服,但卻不確定是在哪個階段幫妳換的。然後就躺在床上一直等,等了應該有30分鐘,甚至等到又想上廁所,還要請護理師把床推到廁所邊。手術不能戴隱形眼鏡,因為在麻醉中人不會自己呼吸,所以要插管到氣管裡,再來就是眼睛也不會完全閉起,所以會在眼睛上面塗藥膏。病患進手術房就是只有身上的病服,沒有其他的東西,包含耳環項鍊任何金屬品(有裝什麼人工關節的也要講),以及眼鏡和脫鞋也都不行。有近視的人就知道,看不清楚對我們來說會多沒安全感。

我在等候室又等到快睡著,接著就有麻醉師和護理師過來,每個過來的人都會問你的名字生日以及動什麼手術,然後就要把我推入手術室了。

我一邊被推進去,一邊看著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一節一節往後,一邊想說要好好記得這樣的感覺,小說未來有機會可以寫到,然後一邊想著跟電視上演的都一樣耶。總之推進去手術室後,就跟電視上一樣,頭頂上有兩個大燈,然後裡頭大約有5-8人吧?

一樣會問妳問題,動哪裡的手術,然後把妳抬上另一張床,然後我還問可不可以把膽結石留給我,護理人員覺得很有趣,說看看狀況,可能可以給一點,她再問問醫生,不然都是要送去化驗。

中間麻醉師把板子放在我身上,被另一個男醫生助手說:「不要放在病人身上,不禮貌。」

雖然我看不太清楚,但是看他們都很年輕,護理師們也都很年輕,後面幾天聊天時,護理師有說真的很缺護理人員,廣大的護理人員們都辛苦了,大家看醫生就看醫生,別等個幾下就在急診室暴氣打人。

好了總之,推上了手術台上,一個男生拿著氧氣罩那樣的東西放在我口嘴前,然後說:「現在要打麻醉了喔。」

我看到旁邊的麻醉師把東西打進去我的點滴管,我還在想是不是要數到7秒,然後再次張開眼睛,手術就完畢了。麻醉真的是太太太神奇了~

護理人員會一直喊妳的名字,問妳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一邊幫妳推出去。

我第一句話是:「肚子好痛。」

你她媽真的不開玩笑的痛,誰說不會痛?痛到升天啊!而且因為食道有插管過,所以也沒什麼辦法講話,又很乾。

護理人員:「會痛嗎?那等等幫妳打一針麻醉止痛喔!」

我就點頭,又迷迷糊糊睡著,妳可以感覺到周邊有人,當下他們講話你也都聽得到聽得懂,只是就是迷迷糊糊,事後也記不太清楚。然後在恢復室躺一陣子,有人來問:「可以回病房了嗎?」

我還是很痛啊幹(真的要原諒我說髒話,因為爆炸痛,到底誰說不痛?)但是我還是點頭表示可以回病房了,然後推出去後我媽有到旁邊,講什麼我也不記得,一路回病房,護理師要從手術床把妳移動到自己的病床上,幹這又是一個折磨,昨天隔壁床阿嬤推回來的時候,護理師在幫她移動時她表情痛苦還發出呻吟,我當時還想說這麼痛嗎?不是有麻醉?

事實證明就是痛死人,我大概也發出了怪叫,雖然痛但又無法大叫因為很虛弱,所以就是詭異呻吟那樣吧。

躺到床上後我的左手不斷在床罩或是一旁的欄杆用指甲摳著,而且我右腳也整個酸麻掉,但完全無法動,沒辦法講話妳所感受到的就是痛,那種痛很像是肚子深處被撕裂了一樣,我媽是說我痛到哭出來了。我隱約中好像有聽到17點才能吃止痛藥,所以期間不斷問我媽幾點幾點,但無法說話,寫在紙上的字也是鬼畫符,這時候只能考驗默契了。

總之我媽問我是不是很痛,她去跟護理師說我還是很痛,結果護理師說那可以再打一針麻醉止痛。什麼~所以是止痛藥要17點才能吃,但是麻醉止痛可以打?那我剛剛忍了不知道多久的痛是?

因為其實麻醉醒來後還是很迷糊,很多事情記不太清楚,我只記得真的很痛,然後就是.......麻醉退的副作用超級噁心!!!!

強烈的暈眩和噁心感覺,媽呀,很難言喻那種不舒服。

開刀後6個小時內要上廁所,也就是6個小時內妳要下床,我從來不知道下床是一件這麼難的事情,連在床上輕輕移動都沒辦法,劇痛!!!

OK,我發現了,原來是我的肚子有裝一條引流管。

我看了很多的心得~~大多的人都沒有裝引流管。加上開刀前一晚,執刀醫生的醫生助手有來跟我說明明天開刀的狀況,那位年輕的女醫生助理說:「引流管要等到手術的當下才知道需不需要裝,如果肚子裡頭的血水、髒水太多,那就需要裝一條連接在膽管上的管子,穿出肚子,引導那些液體排出體外。」

但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會裝,結果當我看到引流管,我的老天爺。

妳以為照胃鏡感受到自己的胃與食道在哪就足夠了嗎?不,一個管子在妳身體內打招呼:「哈囉~我在這喔,妳怎樣移動或是不動,都可以感受到我的存在唷!」

無、敵、痛!!!!

我媽一直在那邊:「妳要快點起來上廁所。」

有管子在我肚子裡,我肚子正面臨人生最痛的時候,我當然知道要6小時內下床上廁所,不然會裝導尿管,但是我就是無法,超級痛的啊!

我大概在4小時左右,有第一次嘗試要下床,但是光從床上把上半身調起成坐姿就痛到要升天,加上當我腳要往下放時,又再次拉扯腹部肌肉和管子,我很想說除了髒話無話可說,但事實就是你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在內心靠北的力氣也沒有,只能充滿一個字「痛」

我媽很嬌小,她根本無法撐著我所有重量,我才勉強的站起來,馬上感受到強烈的暈眩和噁心,我馬上放棄,哭著再坐下躺回床上。

一直到正巧某阿姨的老公也在927這天住院,他們來我病房探望的時候,已經是第5個小時,一定要起來,所以我在那個阿姨攙扶下終於站起來了,我光站起來都要哭,不是感動,而是痛跟噁心,但是我強忍不能吐,因為妳一吐,腹部勢必要用力,一用力就再拉扯到妳的管子,那有多慘???我完全不想體會。

我站起來保持不動的姿勢好幾分鐘,從我病床走到廁所不到20步,這短短20步我像走了一輩子,然後上廁所又是另一種痛,腹部劇痛。

護理師說起來走一走,要排氣以後才能吃東西,但又有護理師說先喝一點水,沒有吐就可以嘗試吃一點點東西,但後來醫生過來又說要排氣後才能吃。可是根本沒辦法走,無法走腸子就不會蠕動,就不會排氣,就不能吃。而且因為噁心感,其實連喝水都想吐,我開刀第一天大概吃了不到一口的白稀飯而已。

然後一直無限輪迴在噁心想吐暈眩劇痛的循環。

重點來了~就是~因為吊點滴(葡萄糖水)的關係,也會導致妳一直想上廁所,大概1.5-2小時就會要上廁所,問題下床就是劇痛,引流管真他媽的人間煉獄。

晚上昏沉之間我有聽到B床家屬和C床病人在聊天。C床說:「A床的妹妹今天開刀,今天就下床在走了。」

B床家屬說:「蛤,是喔...」(大概是說很辛苦或是很厲害之類的。)

對~我第二次逼自己一定要起床上廁所後,還有去外面走一點路,遇到一個病患阿嬤皺眉說:「今天開刀嗎?這麼痛苦就不要逼自己走了,快回去休息吧!」

簡而言之,開刀的當天,妳會昏昏沉沉,因為麻醉藥的關係,妳會昏睡一陣子,也會很好睡。但是麻醉藥退的副作用非常非常不舒服,加上我又打兩次麻醉止痛,副作用的暈眩與噁心真的是人生之噁。另外就是肚子會無敵痛,那些說不痛的人,我不知道是沒有裝引流管還是忍痛能力比較強,我的經驗是,你媽的劇痛

 

 

沒想到居然要分上中下,明天再寫開刀後第一天跟出院以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尾巴Misa 的頭像
尾巴Misa

尾巴Misa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