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醒* 試閱約更新到3分之1至這一章節,本書於1/14出版。

網路試閱與實際出版書寶內容可能稍稍有差異,但大同超小異。

 

經過一個天橋的時候,他忽然停下腳步,我疑惑看著他。

 

「我家就在對面的巷子。」他指了車水馬龍的對街,我只是喔了聲。「每天上下課都要爬天橋的樓梯,好累,真希望用一條斑馬線。」

 

「不可能,這邊車太多了,而且每年都有人在這因為違規過馬路發生車禍,所以更不可能弄斑馬線了。」

 

「就是這樣才更要用斑馬線啊,如果用了斑馬線,就不會有人不想爬天橋而違規過馬路了,政府應該想想啊!」瞧他說得氣憤填膺的模樣也只不過是懶得爬樓梯。

 

「第幾個巷子?」

 

「第二條巷子進去,有一間紅色屋頂的屋子,就是我家了。」

 

我側頭往裡頭看,隱約真的有一間紅色屋子的模樣。

 

「妳要先回家拿襪子還是要先吃冰?」在彎進我家巷子前易辰光問,我想了想,還是先吃冰好了。

 

所以我們到了雜貨店拿了兩根支仔冰,婆婆七老八老的還是知道現在是上課時間,稍微問了一下我們怎麼在這,易辰光在長輩面前就露出一種好好學生的面容,誠懇說著因為我的鞋子濕掉了會不舒服,所以才會回家來拿襪子,加上阿婆的支仔冰太好吃了,所以就停下來買一支。

 

那人畜無害的模樣逗得阿婆心花怒放,我有些翻白眼,卻忘記自己已經沒瀏海,所以這模樣被易辰光看見。

 

「要笑啊妳,不管內心多麼不屑或是說謊,臉上都一定要有笑容。」

 

「我才不想那樣。」為何要迎合別人。

 

「這社會就是這樣啊,滿臉笑容的壞人比一臉大便的好人吃香多了。」才十三歲的易辰光在跟我討論社會,那瞬間我腦袋想的不是世界的『社會』,而是社會課本的『社會』。

 

「我算過,我們家那個天橋的階梯有四十三階,所以我爬上去再下去、上學跟放學,總共要一百七十二階。」

 

「所以?」

 

「腿酸。」他搥搥腿的模樣很假仙。

 

「曦文?」忽然媽媽的聲音出現,我整個人從雜貨店前面的椅子跳起來。

 

「媽、媽媽!」

 

「妳怎麼……」媽媽的眼睛往後瞥了下易辰光。

 

「妳好,我是曦文的同班同學,叫作易辰光。」他露出一個比剛剛更加人畜無害的笑容,連媽媽都被他感染而露出微笑。

 

「這時間怎麼在這?」

 

我才訝異這時間媽媽為什麼會出來,明明平常這時候應該都在看下午重播的連續劇。

 

「是這樣的,在學校的時候我因為在替花圃澆水,不小心把曦文的鞋襪全部弄溼,下午還有半天的課,我怕曦文覺得不舒服,所以陪同她一起回來拿鞋襪,當然,我們有跟老師報備過。」

 

以上的話我全是第一次聽到,還要克制自己的表情別太過訝異。

 

「這樣啊……那曦文怎麼不打個電話回來,媽媽幫妳帶去學校就好了啊。」

 

「呃……」我扭捏著,易辰光又幫我接話了。

 

「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太著急,所以沒想到這一點,等到出了校門曦文才跟我講過這方法,但想說都出來了,所以我買了支冰給曦文賠罪。」

 

以上的話我又是第一次聽到,況且剛剛冰的錢是我付的!!

 

「真是麻煩你了,不好意思。」喂喂!媽媽,妳被一個十三歲的小壞蛋騙了,還跟他道謝啊。「曦文,先回來換雙襪子吧。」

 

「那我在這邊等妳,給妳貼麻煩了。」易辰光還鞠了躬。

 

「不是男朋友吧?」進到玄關後媽媽不假思索的問,我用力搖頭,「長得還不錯,性格也好。」媽!就說妳被騙了!

 

媽媽瞥了眼我腳上的鞋子,「還穿人家鞋呢。」

 

「是他、他強迫我。」

 

「頭髮不會也是他要妳剪妳才剪的吧?」媽媽果然很厲害,我先是搖頭,然後又點頭,又搖頭,媽媽只是嘆氣,拿了雙白襪子給我。

 

「好了,快回學校上課吧。」

 

「媽,妳怎麼知道我在外面?」

 

「雜貨店的阿婆打電話來說妳在談戀愛。」媽媽邊說還邊用臺語模仿阿婆的語氣,「戀愛的台語就是亂愛,才十三歲,別亂交男朋友。」

 

「就說不是男朋友。」我無力的解釋,沒想到阿婆看起來被逗得開心,卻還是私下打電話告狀,社區聯絡網真是太可怕了。

 

最後我穿上新襪子,換上自已的布鞋,將易辰光的臭球鞋噴上芬香劑以後才放到塑膠袋內。

 

步出家門,我看見易辰光坐在雜貨店前面發呆,他又再度被陰影籠罩,緩緩走到他眼前,他失焦的眼神才忽然回到這裡,看著我露出一個言不由衷的笑容。

 

我將手上的袋子遞給他,結果他卻皺了眉頭,「妳噴了香水?」

 

「是芳香劑。」

 

「難道妳有腳臭……」我再也忍不住,這句話還不讓他說完,我就揍了他的肩膀一拳。

 

「還有二十分鐘,我們快回學校上課。」我轉身就要走,但他卻拉著我的手,一臉不懷好意。

 

「林千卉她們那樣欺負妳,不回敬一下?」

 

我白眼看他,她們欺負我的原因,難道這個人一點自覺也沒有?

 

「不用了,冤冤相報何時了。」況且我怕之後她們變本加厲,尤其是在剛剛易辰光才說我是他的鬼寵物這句話之後。

 

「妳明明才十三歲,講話卻老成的要命。」

 

你不也十三歲,背上的陰暗卻像是好幾輩子的沈重。

 

當然我沒說出口。

 

「那妳就當作不知道吧,一切都是我做的。」結果他掛起賊壞的笑容,往學校的方向走去,我一路跟著,在經過天橋的時候順勢往對街的巷子裡頭看去。

 

那間紅色的屋子,是易辰光的家。

 

易辰光來到學校附近的大超市,二話不說進去裡頭,在油漆前來回踱步。

 

「你要幹嘛?」

 

「我不會跟妳說,這全都是我一個人做的而已。」他擺明想要我問他。

 

「那算了。」所以我這麼回。

 

「幹嘛這樣,妳選個顏色吧。」

 

東看西看,選了黑,易辰光卻皺眉,「我也喜歡黑,但不能用黑的,要亮色系,白或黃選一個吧。」

 

「那你選不就好。」

 

「我只是問問意見。」他笑著拿起了白色油漆桶去結帳,我問他要幹嘛,他卻說了只是要幫花圃的欄杆塗上顏色。

 

「你是說今天鞋子掉下去的那個花圃?」我的學生鞋還放在那邊晒。

 

「是啊,我外掃區是那個範圍,我想幫花圃加裝欄杆,塗上白色這樣不是很棒嗎?」

 

「看不出來你還會做這些事情。」

 

「我會做的可多了。」

 

於是我們就這樣提著油漆桶回到學校,從狗洞再爬進去時,他的衣服又勾破了另一邊,笑了幾聲之餘,我朝他伸手。

 

「衣服脫掉。」

 

他瞪大眼睛,雙手護住胸前,「曦文妳好大膽,光天化日之下要我脫衣服,這個地點不好啦,我建議到體育館那邊比較沒有人……」

 

「你在白痴什麼啦!我是要幫你補破洞!」被他的玩笑話說得有些臉紅,但我還是拿出口袋的簡易縫紉工具給他看。

 

「嘿,沒想到妳會隨身帶這種東西。」

 

「怎麼可能,我又不會常勾破衣服,是我剛剛、剛剛回家順便拿的。」這句話說得不知為何有些緊張。

 

易辰光只是衝著我發笑,很溫暖的那種,然後我覺得臉像是燒起來,只是咬著牙接過他脫下的襯衫。

 

我蹲坐在旁邊的樓梯上慢慢縫著他的衣服,易辰光裡頭穿了見黑色的T恤,他看著天空像是在發呆,我卻不時被他所吸引。

 

在天空底下,穿著黑色衣服的易辰光,比宇宙的黑暗還黑。

 

像黑洞一樣,將我所有的視線都吸引過去,進入無底深淵,從此再也出不來。

 

「曦文,要快喔。」忽然他說,害我刺到了手,所以我唉叫了聲。「妳在幹嘛啊。」他一臉拿我沒辦法的表情,看著我的手指滲出的血珠,然後居然張開嘴含著我的手指。

 

「啊!你幹嘛啊!」我又大喊,「你、你、你髒死了!」

 

而他毫無反應,只是拿起他的襯衫看了看,「曦文,妳縫的好醜喔。」

 

「我又沒說自己縫的很好!」臉紅加生氣,「等等,你轉移話題,剛剛幹嘛舔、舔我的手!」

 

「因為妳流血了啊。」

 

「很髒欸,如果我有什麼病不是很噁心嗎?」

 

「妳有愛滋病嗎?」他問。

 

「沒有。」

 

B型肝炎?」

 

「沒有。」

 

「那不就好了。」他穿上襯衫,好像什麼都不在乎,「我流血的時候,我爸也會這樣做。」

 

「好怪。」我不自覺脫口而出,「你媽也會這樣?」

 

「不,她覺得我的血很髒。」

 

「你看吧,根本就不應該亂舔別人的血,不衛生!」我又說,而易辰光只是給了一個很淡的微笑。

 

「曦文,我們要快點走了。」他抬頭望了天空,我則是看了手錶。

 

「還有十五分鐘才下課。」

 

「不,是快下雨了。」

 

「太陽這麼大,哪會下雨。」

 

「我聞得到雨的味道。」他又這麼說了,而我卻沒有懷疑,跟著他的後面跑到走廊下,果不其然天空開始變陰。

 

「也許你可以考慮當氣象播報員。」我咕噥。

 

提著油漆罐,我們往教室方向走去,當易辰光說著因為下雨關係,他的花圃布置要延後到明天時,我才想起自己的學生鞋還放在那,所以匆匆忙忙又跑到一樓拿鞋子,同時下課鐘也響起,天空飄起小雨,我趕忙抱緊鞋子跑到走廊下,一秒之差,天空果然下起大雨。

 

易辰光簡直比氣象還要神。

 

學生鞋已差不多乾,可見下午的太陽有多毒辣,我一面想著人如果一直站在太陽底下多久會中暑的問題,一面回到教室,正巧看見林千卉她們幾個從另一邊過來。

 

她們一看見我,立刻朝我這跑來,氣沖沖帶有質問的口氣說:「妳剛剛和阿光去哪了?」

 

「回家換鞋子。」我其實心裡有些害怕,但過於面無表情的模樣好像更激怒她們。

 

「我警告妳!不要跟阿光……」

 

「曦文,還不進來?」林千卉話還沒說完,易辰光兩手撐在窗台邊,露出笑容對著我喊。

 

「喔。」我乖乖應了聲,還真的就像是他的狗一樣。

 

林千卉等人氣不過卻又不能怎樣,跟在我後面進了教室,可能是不小心但絕大多是故意的撞開了我走進教室。

 

「妳看,下雨了吧。」易辰光扶住了我,一臉得意的看著外面。

 

而我卻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這是什麼……」

 

「啊!!!」林千卉的尖叫聲讓班上所有人都嚇了跳,往她那看過去。

 

「這、這什麼!什麼東西啊!」她不斷尖叫著一面看著自己的屁股後,好像沾到什麼東西。

 

忽然我會意過來,一臉驚奇又不可置信看著易辰光,「你不要告訴我……」

 

「嘿,聰明的狗兒總會知道主人在想什麼。」他自負的笑著,而我才不是他的狗,但看在他算是幫我「報仇」的情份下,就不跟他計較了。

 

事情的過程是這樣的,當我下去搶救鞋子的時候,易辰光使用了他剛買的白色油漆,塗了一點在林千卉的椅子上,之後林千卉坐上去後理所當然的白色油漆就在深藍色的百褶裙上留下印子。

 

總之後續就是林千卉邊哭邊叫的吼著是哪個王八蛋惡整她,她一度將眼神轉到我身上,但剛才在走廊上遇見我,加上油漆還非常的濕,擺明不會是我做的。

 

林千卉哭哭啼啼在當天下午請假回家,但根據在不遠的將來她所跟我說的情況是,她發現白色油漆桶放在後面的打掃櫥櫃裡面,而上面寫有易辰光的名字。

 

也就是說,她被自己所喜歡的男生整了。

 

林千卉在當天即知道自己失戀,所以請假回家不是因為裙子髒掉,而是失戀要回家大哭療傷。

 

然後離奇的是,從此,林千卉變成了我國中時代的好朋友。

 

 

書訊:http://ikumisa.pixnet.net/blog/post/55272144

 

 

 

親愛的各位,《愛情,你不存在》試閱至這一章節為止。

謝謝大家收看,稍微介紹這一本。

走得是憂鬱、陰暗路線,這是「尾巴」愛情小說一貫風格。

本書走向為禹曦文27歲、跳回13歲講她與易辰光的過去、再跳回27歲兩人重逢。

13與27中間,間隔了14年。

在這14年中,兩人都成長成彼此不熟悉的模樣,但卻在重逢的瞬間,彷彿回到最純真時的自己。

十分期待這一本你們觀賞完後的反應 :)

創作者介紹

尾巴Misa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