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醒* 試閱約更新到3分之1,一路更新至1/13,本書於1/14出版。

網路試閱與實際出版書寶內容可能稍稍有差異,但大同超小異。

 

回到家濕透了的模樣讓媽媽驚叫連連,姊姊也一直喊著要我待在門口不可以進去屋內,所以我就站在玄關等她們拿毛巾過來,一邊碎念一邊擦拭,而姊姊還直接在玄關幫我把衣服脫掉丟到洗衣機內,當然她不忘拿新衣服過來給我穿。

 

「幹嘛在玄關脫衣服啊?」爸爸拿著報紙從廁所出來,此刻我正巧只剩下內衣褲,雖然胸部不大,腰也不是小蠻,但好歹是十三歲的青春少女,所以我尖叫。

 

「爸!走開啦!不要看!」姊姊幫腔喊著。

 

「妳們自己在玄關換衣服,而且小時候都是我換尿布清大便外加洗澡……」

 

「老公!」爸爸話還沒說完,媽媽立刻端著笑容輕聲細語,「請你迴避。」

 

媽媽這樣子最可怕了,所以爸爸氣都不敢吭一聲,走到客廳繼續看報紙。

 

我的家庭很幸福,有著關懷與親情,但易辰光的話依然在我的心中。

 

是啊,我很陰暗,因為我在學校沒有朋友。

 

 

易辰光說,改變外貌會讓我交到朋友,但我也回了不想要如此膚淺的朋友,所以我隔天依然瀏海蓋到眼睛的模樣去上課。

 

一如往常,教室裡頭充滿嘻笑聲,班長張又仁坐在位置上看書,易辰光坐在窗邊和其他人聊天,林千卉則是跟前跟後,兩人打鬧成一團。

 

我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慢條斯理拿出課本,然後安安靜靜的過完這毫無變化的平凡一日───原本是我這樣打算的,但全被易辰光打亂了。

 

在我經過他們面前的走廊時,照理來說,存在感及低的我是不會引起注意,但易辰光卻叫了我。

 

「曦文,早安啊。」不只我,全班同學全部訝異的停止了聲音。

 

除了跟我這隱形人問早外,就是他喊我兩個字而已,話說回來,好像從昨天他就這麼喊。

 

「我以為妳今天就會剪瀏海了。」他從窗台跳下來,跨過課桌椅站到我面前。

 

我還沒有從他居然大剌剌跟我講話的震驚中恢復過來,他的手已經貼上我的額頭,忽然用力給我拉起來。

 

「呀!」我因為驚嚇而大叫,順勢拍開他的手,啪的好大一聲。

 

先發出笑聲的是林千卉,再來班上開始一陣陣爆笑起來。

 

「聽到沒,她還『呀』的一聲。」

 

「阿光,不要這樣逗弄她,她等等回家跟媽媽告狀。」

 

所有人都任意批評著我、討論著我,我咬著下唇,握緊書包肩帶,低頭看著自己的皮鞋,不發一語。

 

被人無視和被人嘲笑,是完全不一樣的。

 

「曦文,妳說對了一件事情。」在一片哄鬧的笑聲中,易辰光近乎氣音的聲音壓在我耳邊,只有我自己聽得見,「我很灰暗。」

 

抬頭,透過髮絲中,我看見他掛著毫無笑意的笑容,陰影籠罩在這個人的身上。

 

我該是討厭他,可我卻只是想哭,但是為了他還是為了我掉淚,就不知道了。

 

「討厭,她是哭了嗎?」林千卉皺眉,嘴角還是笑著。

 

「這樣好像我們欺負她似的,哭什麼啊。」另一個人說。

 

「對啊,幹嘛啊,開開玩笑都不行?」再另一個人搭腔。

 

現在哭又變我錯了!

 

易辰光忽然噗哧好大一聲,臉湊近我面前,將瀏海用力壓貼到我的額頭,尾端刺到我的眼睛。

 

「你們不覺得,她這樣很像古代牧羊犬嗎?」

 

這一句話再度引起全班的大笑。

 

「已經打鐘了。」張又仁合上書本,起身走到講台上,「快回座,數到五沒回座的要登記下來了,一、二……」

 

全班像是變魔術般,瞬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張又仁甚至還沒數到四。

 

不過卻有個例外,就是還站著的易辰光,以及被他從後環住頸間的我。

 

「禹曦文,易辰光,快回座位。」張又仁皺眉,喂喂喂,明明很明顯是我被抓著,為什麼還把我的名字放在前面?

 

「我最喜歡古代牧羊犬。」忽然易辰光說,下巴抵在我肩膀上還磨噌了下,我睜大眼睛,極速推開他。

 

「我才不要你喜歡!」我大喊,眼睛不自覺瞄向林千卉,天,她的眼神好恐怖。

 

「我是說喜歡牧羊犬又不是說喜歡妳。」他掛著笑容,一臉玩味。

 

「是你剛……」跟他多辯無義,只會更丟臉,我回到座位上放下書包,生著悶氣。

 

易辰光哈哈笑著,幾個男生也起鬨,只有林千卉的眼神刺得我背發疼。

 

結果一整天下來,易辰光只要有空就會過來播弄我的頭髮,一面說著「讓我看看狗狗的眼睛在哪?」或是「來來來,跟著主人到外頭散步」,然後不管我的意願就把我拉出去。

 

拜他所賜,我第一次中午時間在教室以外的地方吃飯。

 

「可以不要這樣子黏著我嗎?如果你是在生氣我昨天說你陰暗的事情,那我跟你道歉。」

 

坐在平時學生不能上來的頂樓,我不知道易辰光哪搞來的鑰匙,他仰躺在地上,也不怕弄髒制服,就那樣的看著天空。

 

「我沒在生氣啊。」

 

「那幹嘛要這樣子捉弄我?」難道不知道這樣子我很容易招致怨恨嗎?

 

他從地上跳起來,拍拍褲子朝我走來,毫不客氣的赤手拿起我便當裡的食物微笑道:「我只是非常訝異。」

 

「什麼?」

 

「妳會發現我的陰暗。」他掛著笑容,眼神卻深不見底,瞬間我有些怔住。

 

忽然他眼神一轉,背對著我再度躺下仰望天空。

 

「如果妳不想當我的古代牧羊犬,可以剪掉瀏海。」他說,而我覺得,這一切根本就是他安排好的局。

 

 

當易辰光的古代牧羊犬還是聽他話剪瀏海?

 

兩全相比之下,當然是後者,畢竟前者的話是在全班面前說的。

 

所以我剪了瀏海,媽媽痛哭流涕,姊姊也表示我終於想開了,然後得寸進尺的要我再修一下頭髮,一修就修到了耳下。

 

我永遠也忘不了,隔天去學校時,易辰光看見我時的表情,好像馴服什麼惡龍一樣的欣慰以及驚喜,我掠過他往座位上走,卻依然被他一把拉住,在班上大聲囔囔著:「你們快看,曦文剪頭髮了,她的臉很可愛對吧?」

 

我瞪大眼睛,他在說些什麼,而一票男生竟然也真的跟著點頭。

 

「別亂說。」

 

「她臉紅了,很經不起誇對吧?」易辰光笑得好開心,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讓我很想大喊性騷擾,可是、可是這是第一次,班上有人正眼看我。

 

所以我可能太開心、太得意忘形了,才會被林千卉關在廁所裡。

 

「妳少自以為是了。」砰好大一聲,不知道是哪一個跟班的腳踢在門上。

 

「就是啊,阿光是看妳可憐,以為自己是什麼落難公主嗎?」這聲音跟電視上的壞女人那種音調好像。

 

「快點解決,不要拖時間了,我怕有人過來。」這聲音比較遠,應該是在廁所前把風的。

 

「用這個。」我只認得林千卉的聲音,接著聽見她們竊笑著,然後是水嘩啦啦裝在桶子的聲音。

 

我在想她們會不會跟漫畫裡面畫的一樣,從上面倒水下來,但如果我淋濕了不就擺明被欺負嗎?還是要趁著現在外面大太陽快去曬乾?不管怎樣,除了被潑水,誰會在太陽底下全身濕?

 

而這問題還沒有解答,就聽見水嘩啦的聲音,接著是腳的濕溽。

 

低頭一看,她們居然從廁所下的空隙將水灑進來,導致我的鞋襪全部濕掉。

 

「哼!自己識相一點!」林千卉最後下個馬威,然後就是女生們嬉笑的聲音離開了廁所。

 

我在心裡一面暗罵她們的幼稚,一面有些讚嘆她們的聰明,鞋襪全濕的感覺非常不好受,但同時又不容易被人發現,比起潑溼我全身,不如這樣做。

 

推了推門,看來她們也把原本抵在門前的拖把移開了,鞋子撲機的聲音聽起來好噁心,我慢慢走回教室裡,想著要趁中午把鞋襪曬乾,反正今天氣溫很高,應該很快就會乾了。

 

教室裡頭老師還沒來,張又仁站在上頭,皺眉看著我:「怎麼遲到?」

 

「在廁所吧,以防等等上課到一半又要去廁所,對不對?」一個女生大聲說,一面看著旁邊的夥伴們,另一個女的連忙搭腔,然後她們大笑起來。

 

班上的人也想起之前我在視聽教室發生的糗事,跟著起鬨。

 

「禹曦文那時候還放屁對吧!」

 

「對對對!哈哈哈哈,笑死人了!」

 

林千卉等人看著我,對於我被全班這樣嘲笑顯得很滿意,而我只是低下頭,少了遮蔽自己眼睛的瀏海,我變得不知道該看哪裡,很沒安全感。

 

所以我突然很生氣,生氣要我剪瀏海的易辰光,所以下意識的眼神飄到了他那去,易辰光卻帶著玩味的笑容盯著我看。

 

他在等我求他,我看得明白。

 

我才不要!所以我再度低下頭,只是默默的走回自己的位置上,緊咬著下唇,沒關係,只要易辰光不再理我,那林千卉她們幾個也就不會再找我麻煩。

 

「安靜一點。」張又仁在台上要大家安靜,可他自己也抽動嘴角,班上開始說起我的新髮型,說像是蘑菇一樣,然後笑得更是開心。

 

「好了好了,不要這樣逗曦文了。」突然易辰光發聲了,不只林千卉她們,連我都瞪大眼睛。

 

逗!?這些嘲笑般的行為,他居然用「逗」這個字?

 

「阿光……」林千卉端起嬌笑想靠過去,但易辰光卻掠過她,筆直朝我走來。

 

「曦文的反應都好可愛,她會當真的,況且那天看電影是我放屁你們忘了?」易辰光又再度將手搭到我的肩膀上,我扭著要推開他,可他卻拉起我,忽然從後面環抱住我。

 

「放、放……」我的聲音微弱得毫無用處。

 

「阿光……」林千卉的臉變形,對我的恨意好像更深了……

 

「哈哈阿光,不會在交往吧?」其一男生開玩笑的說,全班響起『怎麼可能』的聲浪,我也跟著點頭,怎麼可能在交往!

 

然而當全班都殷殷盼望著易辰光說話時,他卻低頭看著我的鞋子,皺眉問:「妳鞋子怎麼啦?」

 

這句話讓林千卉等人大大驚嚇,雙眼慌張的互看。

 

「妳是掉進水溝裡喔?」易辰光又問,當然此刻我若說,是林千卉她們剛剛做的好事的話,就算全班不信我,我也有種易辰光會信我的想法。

 

可是當我抬頭看見林千卉的表情時,覺得自己若說了,事情發展也不會比較好,所以我還是沉默著。

 

「既然濕掉了,就別穿了吧。」易辰光說完,將我推到椅子上,我唉了聲,還沒反應過來他便抬起我的腳,將我的鞋襪脫下。

 

「你幹嘛!」我大叫,全班也湊到旁邊,就連張又仁也放棄管秩序看過來。

 

「濕了就別穿,等等香港腳。」

 

然後,他就真的把我的鞋襪往外一丟,真的是往窗戶外丟,直直落下到了花圃。

 

「啊!」不只我,全班都大叫。

 

「你瘋了喔?那我要穿什麼!」我簡直不敢相信。

 

「我之前有一雙球鞋放在學校,」他邊說邊跑回座位,從他椅子下拿出一個不知道放了N百年的袋子,那雙他之前所穿的深藍球鞋。「這給妳穿。」

 

好,易辰光不僅是個白目,還是個白痴。

 

「我不要。」

 

「不然妳要穿什麼?」

 

「所以你剛剛根本就不應該把我的鞋子往下丟!」我生氣的說。

 

「好了啦,先穿啦,等等再陪妳下去找。」他硬是要將我的腳套到他鞋子裡面,而我則是奮力抵抗,什麼叫做陪我下去找,你丟的你自己下去!

 

也許這畫面太過奇特,導致班上的人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反應,只能傻楞楞的看著我和易辰光拉拉扯扯。

 

最後的結果是老師來了,趁大家一陣兵荒馬亂回到座位上、而我則分神的情況下,易辰光順利將我的腳套進去他的球鞋裡,然後一溜煙跑回座位上,開始上課。

 

實在是太噁心了!我濕濕的腳套在一個說不定有香港腳或是腳臭的男生的鞋子裡面,好噁心好噁心!

 

一整節課我都坐立難安,好幾次想將腳伸出來,可是這樣光腳更不禮貌,所以掙扎老半天,也許是放棄了,我越來越覺得無所謂。

 

一下課我立刻就要往樓下跑去找鞋,但卻因為鞋子太大,讓我整個仆街在教室後面,想當然耳又一陣大笑。

 

易辰光一邊哈哈笑著一邊過來蹲在我身邊,「走吧,我帶妳去找鞋。」

 

今天真的是夠衰!我的鼻頭好酸好酸,眼淚無聲滑落,因為這樣,易辰光稍稍安靜一下,然後居然拍著我的頭。

 

「這樣就哭了?」他的聲音很小,細微得只有我聽見,我抬頭,他的眼神依然沒笑意,可是卻多了另一種……說不上來的情緒。

 

「女生總是很容易哭。」他這句話像是喃喃自語。

 

而我很生氣,所以用手捶了他肚子一下,他有些訝異的看著我,而我自己也嚇到,我居然會做出動手打人這種野蠻事情。

 

「看來妳還是懂得反擊。」他笑了,這一次是真實的笑。

 

易辰光一口氣將我拉起來,居然順勢的搭上我的肩膀,他轉過頭看著全班,特地在林千卉幾個人的臉上多做停留:「曦文是我的寵物,打狗也得先看主人啊。」

 

班上一片嘩然,林千卉幾個則刷白了臉。

 

「誰是你的狗……」我的抱怨依然很小聲。

 

「狗可是人類最忠實的好朋友呢。」易辰光又笑起來,然後就拉著我走出教室。

 

腳上是過大的鞋子,所以走路無法太快,但我的心臟卻跳得飛快,看著易辰光的後腦杓,我的內心全是剛剛那些話,我不知道他那些話是真的發現到我被潑水,還是瞎猜。

 

總之,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在我胸腔內滿溢。

 

「嘿,找到了啊。」他指著花圃上兩雙黑色學生鞋,跳到裡頭拿出來,「還有襪子。」

 

我搶過來,皮鞋還濕濕的,所以我將皮鞋擺正,自己則坐到一旁樹下。

 

易辰光聳聳肩,也跟到我旁邊坐下。

 

誰也沒先開口,只是靜靜看著天空。

 

上課鐘響起,我站起來想回教室,手卻被易辰光拉住。

 

「幹嘛?」

 

「蹺課吧。」

 

「我不要。」

 

「偶而一次也不會怎樣,而且這一節是小不點老師的課,又是要看影片吧,反正她一定不會發現我們不在。」

 

我搖頭,卻掙脫不了易辰光的手,「去哪裡?」我放棄了。

 

「我想吃支仔冰,就上次遇見妳的那間雜貨店。」

 

我立刻張大眼睛,「不行,那在我家隔壁而已,會被我媽看見!」

 

「那正巧,妳可以回去拿雙新襪子,而我們這樣就不算是蹺課,而是有正當理由了。」瞧他說得義正嚴詞的,而我卻也莫名的接受了。

 

那年我十三歲,第一次蹺課,也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蹺課。

 

易辰光說他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翹過課,但我不相信,他搞笑的捶著心臟說要用生命來發誓,但十分不真誠,加上我看見他另一隻手比了個叉,所以更是不信。

 

蹺課路線沒有我想得複雜,就是後門那邊的鐵絲網破了個洞,要像狗一樣鑽過去才行,易辰光在穿過去的時候鉤到了衣服,所以破了個洞,在他盯著那個破洞發呆的時候,我則是流暢的穿過那小小的鐵絲網,熟捻得不像第一次,看著易辰光目瞪口呆的樣子,莫名的我有些驕傲。

 

「妳真不愧是狗……」在他這句話還沒說完,我已經先踩他一腳,他哇哇叫著看起來卻很高興。

 

一堂課只有五十分鐘,雖然時間算是充裕,但我還是東張西望的,因為穿著制服啊,路人都在看著我們。

 

「正大光明一些就不像蹺課了啦!」易辰光打了我的背,要我抬頭挺胸。

 

書訊:http://ikumisa.pixnet.net/blog/post/55272144

創作者介紹

尾巴Misa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