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醒* 試閱約更新到3分之1,一路更新至1/13,本書於1/14出版。

網路試閱與實際出版書寶內容可能稍稍有差異,但大同超小異。

 

那時候的我跟現在,是不同的兩個人,簡直就像是人格分裂一樣,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國中,學校冬天制服是深藍到幾乎是黑的百褶裙,以及同色系的毛衣,前排還有幾顆扣子,內底則是白襯衫。而夏天,也是一席深藍的水手服樣式。

 

藍色不是代表憂鬱嗎,穿得全身藍,導致我整個人更加憂鬱。

 

垂著頭眼睛看著地面,手拿書本跟在人群的尾端。

 

這一堂要到視聽教室看影片然後寫心得,班上嘰嘰喳喳的討論著會看什麼影片,而我則在心裡希望能看一些有趣的影片,不然我的心情鬱卒得要命。

 

我本來就不太善與人交際,而且因為內分泌失調,我的臉上長滿了青春痘,到現在還有好幾塊豆疤,醫生說沒關係,好好照顧以後不會留疤,但現在就夠讓我自卑,所以我用瀏海蓋住額頭,將兩邊的頭髮也盡量遮住臉,就是不想讓人家看見我的臉很髒。

 

加上開學前幾天,我和姊姊因為吃了超辣麻辣鍋,辣傷了喉嚨,兩人講話都沙啞,一開口就超痛,所以那時候我們都只能用氣音講話。

 

結果,造就了剛開學第一天,當我站在位置上自我介紹的時候,因為低著頭加上氣音說話,讓班上的人瞬間為我植入一個印象,也就是『怪人』。

 

從此也不知道是我神經過敏還是怎樣,班上的人好像都帶著一種竊笑的神情看著我,不是欺負,也沒嘲笑,也許是我太過自卑,別人的一個大笑都會讓我認為在笑我,一點的竊竊私語都會讓我以為在說我壞話。

 

我這是被害妄想症嗎?

 

後來即使我聲音已經好了,卻也不敢再大聲說話。

 

於是就這樣,演變成現在我獨來獨往的情況。

 

總之說是有人群恐懼症也不為過。

 

在視聽教室裡頭,班上的同學都往後面的位置跑,而我則坐到第一排,看電影還是要近一些好。

 

「老師,請問今天看什麼呢?」班長張又仁舉手發問,他戴著粗框眼鏡,頭髮柔順的貼著髮,長得十分秀氣,談吐也得宜,很明顯來自一個富裕的家庭,縱然有些少爺的脾氣,不過卻不討人厭。

 

「今天我們就來看電影囉。」這堂課其實是音樂課,老師要讓我們看片環繞在音樂的電影。

 

我原本以為會是真善美,那部片的音樂很輕快,看完心情會很好。

 

第一排只有我一個人坐,偷偷往後一瞥,其他人都坐在隔了三排後的位置,幾個男生甚至坐在最後一排開始嬉鬧,完全不理會老師。

 

「那、那我們開始放影片啦。」音樂老師大約只有一百五十公分,剛畢業不久,所以不被正直叛逆的國中生放在眼裡,好像也是挺正常。

 

「後面的請安靜,現在是上課時間。」張又仁推了推眼鏡,斜眼往後看了眼。

 

「班長在說話了。」幾個男生低聲笑著。

 

「請大家保持安靜,現在是上課時間。」張又仁倒是一點也不在意,幾個男生依然嬉笑,但聲音壓低了許多,女孩們面面相覷,班上稍微恢復安靜。

 

老師關掉燈,螢幕上緩緩出現字幕,我開始讓自己靜下心並且進入電影劇情裡,可是後頭女孩們的私聲竊語卻讓我無法不去在意,螢幕越是播放,我的注意力越往後頭那細鎖的聲音過去。

 

「不在啦。」

 

「小不點老師居然沒有發現。」小不點老師是音樂老師的外號。

 

「她甚至連我們的臉都不敢看呢。」

 

她們嬉鬧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近我耳朵中。

 

「覺得他跑去哪裡?」

 

「我猜是又在哪睡覺了。」

 

「蹺課大王。」

 

「但是很帥。」

 

耳朵一直飄來碎語,她們吃吃竊笑著,以班花林千卉為中心的小團體,她們漂亮又聰明,無形中會和其他人區隔開來。

 

我持續一邊聽著同學們的竊竊私語,一邊看著進入不了腦中的劇情,忽然間肚子感到一陣絞痛,非常熟悉的那種,要拉肚子的痛。

 

可是在上課中說要上廁所,對那時候的我而言是相當丟臉的,如果老師問我為什麼下課不去,我也不能回是突然的肚子絞痛,這樣我不就間接告訴大家我要大便?

 

於是我忍著忍著,冷汗直流,雙拳握緊,那種肚子裡翻絞疼痛的感覺實在無法形容,我很快了解事情的嚴重性,被大家知道我要去大便總比在課堂上拉出來好,所以我舉手跟老師說我要去廁所。

 

而我的聲音因為肚子痛的關係更小聲,老師完全聽不到,蛤了好幾聲,最後還暫停了影片朝我走來,雖然我沒回頭,但知道全班都在後頭看著我,芒刺在背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我……想去廁所……」

 

「妳要去廁所?快去吧。」小不點老師身材嬌小,平常聲音不大,但這時候卻很清晰,我聽見後頭幾個女生撲疵出聲,為此我感到更丟臉。

 

我氣老師這麼大聲,也氣為什麼肚子會這麼痛,不發一語站起來往外頭跑去,準備拉開門時,卻有另一個人先拉開。煞車不及,整個人撞上。

 

明明是我撞到對方,但卻是我往後跌倒,咚的聲一屁股坐在地上,後頭的同學們哈哈大笑著,這瞬間我幾乎覺得死了算了。

 

「是這間教室沒錯吧?我還先跑到音樂教室去呢。」那男孩說,我的眼睛始終看著地面上,聽不出對方是誰,雙手撐地,原本我想爬起來快點去廁所,身體卻一輕,對方將我拉起來。「抱歉啊。」

 

「……」依然低頭不語,男孩掠過我身邊,往後頭教室裡走去,小不點老師正嚷嚷著為什麼班上少一個人她都沒有發現,我原本轉身要走,但衛生紙卻掉了。

 

本能的我彎下腰撿,卻好死不死的壓迫到肚子,於是相當符合人體反應的,我放了個屁。

 

剛剛好這個屁很大聲,有道是響屁不臭,但我現在寧願是很臭的悶屁,也不要給大家聽到。

 

果不其然班上發出爆笑聲,我完全不敢抬頭,維持僵硬的動作停住,原來剛剛想上廁所只是小CASE,現在才是真正想死的時刻。

 

「哎呀呀呀,我放了一個屁了,抱歉啦大家。」

 

結果,剛剛那個男孩卻忽然這麼說。

 

「什麼啊,明明……」林千卉的聲音有疑慮也有笑意。

 

「我早餐吃地瓜啊,一個不小心就,哈哈哈,這是人體自然反應沒什麼啦!」男孩邊走邊說,我僵硬的身體好不容易找回一點控制權,緩緩轉身,只見他的背影,站得挺直。

 

可我卻不知道他是誰。

 

「易辰光,怎麼這麼晚進教室?」小不點老師說,我才知道那男生的名字。

 

「我在頂樓睡覺,太舒服了不小心睡過頭,我剛剛還先去音樂教室勒,怎麼都沒人通知我要換教室啊!」他大聲抱怨著,全班嘰嘰喳喳的笑著鬧著,我趁這時候逃出教室。

 

在那片熱鬧的地方,沒有我所能存在的空間。

 

然後從此,易辰光著名字就記在我心裡。

 

 

自從上次頂替放屁事件以後,我開始會觀察易辰光,他的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樣,光明、光亮,好像日正當中的太陽下閃閃發光著。

 

他不管穿制服還是運動服,褲管都會捲到小腿間,最近腳上從原本穿的深藍球鞋改成硬質卡其色布鞋了,雖然違規,但他無所謂。

 

總是掛著痞痞的笑容,上課調皮搗蛋,但成績卻不差,常搞怪講一些笑話,加上高個又運動神經佳,所以這樣的男生受歡迎,好像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像是班花林千卉就是他的仰慕者之一。

 

我一邊抄寫著黑板上的筆記,眼角卻不時瞥到正在講台前面說笑的一團人,裡面有著最亮眼的易辰光和林千卉。

 

因為寫字速度本來就慢,加上分心,筆記抄得七零八落,今日擔任值日生的易辰光邊說笑邊走上講台,拿起板擦就擦過。

 

「啊……」我輕呼聲,卻也只能咬著下唇,默默合上筆記本,然後起身去廁所。

 

明明上課手也沒停過,但老是筆記都來不及抄完。

 

洗了把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然後默默嘆氣。

 

瀏海幾乎蓋上眼睛,而頭髮綁起來太短,放下來又亂翹,就處在這種尷尬的長度。

 

唉,明明看小時候的照片我就挺愛笑的,為什麼隨著時間變遷,我卻越來越不容易展開笑容?而且越來越會在意別人的眼光與言語,越來越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

 

這樣的女生,連我自己都不喜歡了,又怎麼能奢求有人願意和我說話?

 

自怨自艾地,我扭開水龍頭,聽見一陣輕快的腳步還伴隨歌聲從廁所門口傳來。

 

「阿光絕對喜歡妳啦!」

 

「我也這麼覺得,一定是的!」

 

從鏡子裡我正巧和走在最前頭的林千卉對上眼,我輕輕點了頭表示打招呼,雖然說從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來我點了頭,甚至從鏡子裡面我還看見自己面無表情的樣子。

 

「總之,一定是這樣。」後面的兩個女生一愣,最後還是選擇無視。

 

「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太好了。」林千卉嫣然一笑,也對鏡子裡頭的我一笑,不管是出於禮貌還是表面工夫,都讓我的心情稍稍好些。

 

想想,易辰光和林千卉,就是典型的王子與公主,郎才女貌。

 

亮眼的人待在一塊兒,就更加亮眼了,他們都是站在太陽底下閃閃發光的人種,這樣的人在光明世界裡頭,與我成反比。

 

不過這種想法在放學時立刻被打散。

 

當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發現易辰光坐在巷尾的雜貨店前面,那是我回家一定會經過的地方,我家就在雜貨店隔壁兩間,想繞路也沒得繞,那是一條死巷。

 

也許他不會發現我,況且,說不定他跟林千卉她的兩個朋友一樣,會無視我。

 

於是我拉緊背帶,低著頭準備快步通過,但就在距離約三戶民房前,我卻停下腳步,視線忽然被他吸引住。

 

因為我一直以為他是陽光,但此刻的他,卻像是黑洞一樣。

 

坐在雜貨店前的他,面無表情,與其說是發呆,不如說是想事情到出神,而他的背後,卻有著深不見底的黑暗。

 

我怎麼會忘記有句話是這樣說的,越光明的地方往往藏著越黑的暗。

 

那一刻我驚訝的發現,易辰光這個人,一點也不如他的名字般光明。

 

因為過於震驚,所以我的便當盒滑落到了地面上,易辰光因聲響微微側過頭,我趕緊撿起來,低著頭快步往前方走去。

 

「禹曦文。」

 

就在我經過他的面前時,他喊出了我的名字,不是疑問句,也沒有念錯,這讓我頗訝異的抬起頭看著他。

 

「妳家住這?」他露出在教室裡頭一貫的笑臉,好像剛剛那曾陰暗不曾籠罩過他。

 

我輕輕點頭,想張口問他怎麼會在這,也想跟他說聲謝謝,但是上下唇像是沾了強力膠,無法張開半吋。

 

「這是我今天才發現的雜貨店,支仔冰便宜又好吃。」他站起來又跟婆婆買了一根,「那明天見了。」

 

我又再點頭一次,沒說半句,甚至連手要舉起來揮都是困難。

 

原本我是轉身往自家方向走去了,可是不知怎的,我又回過頭,正巧看見左轉的易辰光背影。

 

他家左邊方向嗎?學校也是那個方向,可是我記得在學校附近,就有一間很大的超市,而且我隱約有聽過人家說過他家是獨棟的三層建築,而學校那邊都是公寓式住宅,所以他應該不是住在那個方向才是。

 

搖搖頭,想這麼多做什麼。我又不了解易辰光這個人,他來到這偏僻的小雜貨店可以有許多原因。

 

但我還是停下腳步,側頭看了下轉角,也許是哪根筋錯亂了吧,我選擇追了過去。

 

一到轉角處,馬上在前方看見易辰光的背影,他停在天橋樓梯邊,頓了頓又往前繼續走,我加快腳步追上,保持著看得見易辰光背影而他又不會發現我的距離跟在他後面。

 

我跟著他要幹什麼?如果這一幕被班上的同學看見,一定會說我是噁心的跟蹤狂之類的。

 

不是出自於仰慕的感情才跟著他,而是太過在意剛剛被陰暗籠罩的易辰光,我想確定是不是我看錯了。

 

一路跟著他來到一片空地,土地上插著預售牌子,一片雜草叢生,看起來就很多蚊子的樣子。

 

易辰光輕易跨過圍起空地邊緣的尼龍繩,往那團幾乎要長到我肩膀的雜草堆裡走去,然後就沒有再走出來。

 

我小心翼翼靠近,張望了一會兒,什麼也沒看見,易辰光的行為還真怪異。

 

「不進來?」

 

忽然他的聲音竄了出來,我倒抽一口氣,他發現我跟著他了!

 

太過於丟臉的關係,我轉過身拔腿就想逃走,一雙手卻突然從草叢裡頭伸出來,準確的抓向我的手腕。

 

「哇!」我大叫,右腳踢到了左腳,整個人屁股著地的往後摔,來不及揉屁股喊痛,就看見易辰光從草叢裡面鑽出來。

 

「嚇到妳了,抱歉。」他扯了嘴角的笑容一點歉意也沒有,但眼神卻瞥了我一眼後說,「要不要快點站起來?」

 

他指了我的腳,我才發現自己居然雙腳開開,完全曝光。

 

我無聲尖叫立刻雙腳闔起,雙手蓋在裙子上頭,發不出任何聲音,想要起來,卻雙腳無力。

 

忽然間他抬頭,望著天空,風吹動他不符合校規的褐髮,他的眼神流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情緒。

 

「要下雨了。」他說。

 

我也跟著抬頭看天空,雖然不亮啦,但也沒有烏雲密布啊,怎麼可能說下雨就下雨。

 

「曦文,我聞得到雨的味道。」低下頭,他對上我的眼眸,那一瞬間,我知道有什麼東西,在我心裡扎下了根。

 

轟隆一聲,天空真的忽然下起大雨,而且是狂風暴雨的那種,典型午後雷陣雨。

 

「快走啊,發什麼呆?」他也不是很著急似,徐步往一旁的遮雨棚那走去。

 

嗯,其實他……好像也沒也很體貼嘛。

 

我看過不少漫畫或是戲劇,男生不都會用外套還是書包之類的幫女孩擋雨嗎?不然好歹也要扶我從地上起來吧。

 

手撐地,自己從地上起來後,我揉了下發疼的屁股,原本想用書包擋雨,發現衣服早就濕透了,完全不需要遮也不用躲,乾脆直接回去好了。

 

所以我往家的方向走,易辰光也沒有要阻止我,他雙手還胸的站在遮雨棚下,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忽然我覺得,易辰光好適合雨天。

 

他又再度被黑暗所籠罩。

 

「我以為妳要回去了。」

 

等我回過神,居然不知覺也進到遮雨棚下。

 

「反正一下就會停,十分鐘吧。」他抬頭看了看天空說。

 

我沒作聲,只覺得亂不自在。

 

一陣沉默,青蛙的鳴叫聲搭配雨水,滴滴答答的,讓我的心情逐漸平靜。

 

我喜歡雨天,雨是上天帶給我們的恩賜,可以洗去我心靈上的雜質,而且我也喜歡雨的味道,一種潮溼卻又乾淨的味道。

 

因為淋濕了頭髮,我將瀏海往一旁撥開,靜靜著凝視著前方的小水窪上,雨滴落下時泛起的陣陣漣漪。

 

「曦文的曦,是晨曦的曦呢。」忽然他開口,我有些皺眉的看了他。「晨曦不是代表光明嗎?但為什麼妳這麼陰暗?」

 

這句話簡直太沒禮貌,我憤憤地看著他,但依然不發一語。

 

「喔?」他也看著我的臉,一臉不懷好意,我立刻別開臉,「妳瀏海弄起來,長得挺正常啊,沒事平常把自己弄得像鬼一樣幹嘛?」

 

易辰光這個人,嘴巴很賤!

 

我把瀏海再往下來,弄回原本蓋住眼睛的樣子,易辰光怪叫一聲,居然伸手想拉我頭髮,我往後退一步,到了雨的中央。

 

他些微訝異,卻也沒想叫我回到遮雨棚內,視線被頭髮和大雨弄得一片模糊,既然看不清楚對方的臉,那我就敢說話了。

 

「半斤八兩,你不也有個光字,卻總是帶著假笑陰暗得要命?人前有著陽光笑容,人後卻躲在自己的灰暗世界,還說聞得到雨得味道,光跟雨怎麼會是一樣的東西,說別人之前,先想想自己!」藉由滂沱的雨聲,我說的話可能好幾個字都被掩蓋掉,「還有!白天謝謝你幫我。」

 

說完後我也不敢看他的表情,立刻轉身往家的方向跑去,沒想到易辰光迅雷不及掩耳,居然擋到我面前。

 

「妳把瀏海剪掉,一定會很好看。」牛頭不對馬嘴的在說什麼?

 

繞過他,卻又擋了過來。

 

抬頭沒好氣地瞪他要他閃邊,但易辰光只是笑得開心:「還有啊,如果剪了瀏海,瞪人不是更有魄力?」

 

我再繞往左邊,他依然擋住去路,「更重要的是,人有精神後,班上的人就會願意跟妳說話啦。」

 

簡直忍無可忍,「不需要……」

 

「妳說什麼?」

 

「我說不需要!改變外貌什麼的,如果就因為這麼簡單的理由就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生活,那就太膚淺了,因為這樣而靠近的朋友,我也不要!」

 

「哪有這麼誇張,剪個瀏海而已。」易辰光哈哈笑著的模樣與我握拳成反比。「況且,外表也是人的優點之一,膚淺又如何?」

 

「我不會剪!」說完我用力踩了他的腳,卻撲了空,踩到水窪,濺起水花到自己的小腿,算了,沒差,反正渾身都是濕的。

 

「妳也是可以大聲說話的啊。」他笑了笑,這一次是很真誠的那種。

 

我漲紅了臉,沒有回頭,往家的方向跑去。

 

 

書訊:http://ikumisa.pixnet.net/blog/post/5527214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尾巴Misa 的頭像
尾巴Misa

尾巴Misa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