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醒* 試閱約更新到3分之1,一路更新至1/13,本書於1/14出版。

網路試閱與實際出版書寶內容可能稍稍有差異,但大同超小異。

 

  「有沒有搞錯,那天不是已經跟印刷廠對過了嗎?為什麼顏色還是出錯?」兩天後,當成品送到我們公司時,我差點吐血的發現顏色差得更多。

 

  「我我我我我不知道,剛剛印刷廠解釋、解釋說色閘沒水了沒發現,所以顏色……」

 

  「色閘沒水?這種藉口他們也講得出來?幹印刷幾年了?」我知道小佐沒有錯,但眼看上架日期就快來到,現在給我搞這一齣,就氣得大罵。「撥印刷廠。」

 

  「好、好!」小佐立刻按下電話轉接過來。

 

  我一破口就是對著他們大罵,對方的總機小姐哽咽了聲音,轉接給他們的主管,我心理生理上都明白總機小姐沒有錯,但該死的被時間追著跑的我可沒閒功夫在意到每個人的感受。

 

  最終,印刷廠今晚要再重印一遍,然後我直接到廣告部『建議』換一間印刷廠。

 

  「他們出錯頻率太高,我不管這間印刷廠是老闆娘哪個朋友的朋友開的,總之給我換一間。」我雙手叉腰,活像個潑婦。

 

  「曦文姊,這、的確我們也接到很多部門的投訴,可是都是主管來說……」廣告部派出的是新來的業助,她一講完這幾句話,所有廣告部的人都露出看好戲的笑容,我只能說這些業務員還都真是腹黑,既然他們想要我調教這新來的,那我也就不客氣。

 

  「第一,我才二十七歲,稱姊還不到。第二,雖然我不是編輯部的主管,但是我們家老大出公差,我是代理。第三,妳什麼資歷來跟我說話?」我想剛進來的新人一定沒想到會遇到我如此機車的同事,廣告部的業務們各個憋笑到臉都變形。

 

  「對、對不起,我……」好啦,又一個新人被我弄哭了。

 

  「免!免道歉。」我伸出手制止她,有時間道歉還不快點吸吸鼻涕叫可以負責的人出來,「裡面的熱鬧看夠了吧?王大業務勒?」

 

  「曦文,妳也太可怕了,才二十七歲卻像三十七歲的機車主管一樣恐怖。」男人從後面的辦公室走出來,嘴角掛著笑意,眼前的新人瞬間鬆一口氣,趕緊逃開現場。

 

  「你們家經理不在?」我沒好氣的瞥了眼後頭的經理空位,還不忘對裡頭看戲的業務們掃射一個凌厲的眼神。

 

  「跟你家老大一樣,去上海了,畢竟目前打算跨海到內地發行。」他聳聳肩,用眼神意示我到咖啡廳去,畢竟這裡人多嘴雜。

 

  他一派輕鬆的往咖啡廳走去,手插在口袋內,所經之處女職員們無不對他流露出欽慕的眼光,而他也習慣成自然,一一回以業務用的專業微笑。

 

  而面對我,公司的女職員瞬間換上一副相敬如賓的模樣對我點頭,誰知道轉過去後,她們又是什麼模樣討論我。

 

  「拿鐵?」在咖啡廳他問我,我頷首,坐到另一旁的椅子上,凝視著外頭的車水馬龍。

 

  「想什麼?」拿鐵的香味從杯裡傳來,他坐到我的對面椅子,凝視著我。

 

  「在想什麼時候可以換一間不會出錯的印刷廠。」我白了他一眼,換來他洪亮的笑聲。

 

  「我們正積極的和老闆娘交涉中。」他露出業務微笑,我再次翻了白眼。

 

  「跟老闆娘交涉?我的天啊,難道要等到印刷廠開天窗了才行嘛?」

 

  「曦文,別這樣暴躁,先喝口咖啡放鬆一下吧。」他悠哉地喝了口拿鐵,眼神飄到外頭的天空。

 

  「要下雨了。」我說。

 

  「氣象報導說今天是晴天。」

 

  「不,就快要下雨了,我聞得到雨的味道。」我也喝了口拿鐵,沾得滿口奶泡。

 

  「曦文,妳其實蠻怪的。」見我皺了眉頭,他接著說,「明明臉是無害型,可是作事與說話都這麼衝,而明明是服裝編輯,卻老是代理總編身分管東管西,再來,明明是會看動畫片看到哭的人,卻老是把自己武裝成刺蝟。」

 

  我再次對他翻了兩次白眼,「敢情王皓群這位業績最棒的業務先生,你解析我也是沒有用的,我不吃你那一套看穿女人的泡妞方式。」

 

  「我會泡妳嗎?」這位簡直是人體發電機的王皓群是我們公司的閃亮之星,先別管他是多優秀的大學畢業,光是業績年年攀高就足夠證明他的過人之處。

 

  他除了是和我同期進入公司的人外,同時,他也是我熱鍵8的人。

 

  會和他熟悉的原因也挺妙,去年尾牙上我罕見的大喝起來並且更罕見的醉了,也許是前一天才剛截完稿身體處於極度脆弱的狀況下,我衝到廁所裡頭一吐就是一小時。

 

  就算茫了我還是懂得要顧及形象,所以傳簡訊告訴小佐自己先回去,沒想到狼狽不堪的走出會場時,卻看見坐在外頭椅子上等酒醒的王皓群。

 

  當他看見我慘兮兮的模樣時放聲大笑,我正打算破口大罵時,嘔吐物卻比聲音先出來,總之,他照顧了我一整夜,然後奠定了我們兩個的友誼基礎。

 

  畢竟我這個絕緣體對放電機沒有『性』趣,而他也對一個在他面前吐過的女人產生不了邪念,所以,我們是在這種保證對彼此沒有遐想的基礎下當朋友。

 

  對我來說很輕鬆,對他來說更是輕鬆。

 

  外頭忽然轟地聲,一道閃光像是上帝幫我們拍照似,瞬間全亮,接著馬上暗下並伴隨著雷聲。

 

  「真的下雨了?」他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就說我聞得到雨味。」我驕傲地。

 

  我們看了一下街道上音突如其來的大雨而奔跑的人們一會兒,等拿鐵喝了一半,王皓群忽然開口。

 

  「話說,妳知道Abe這牌子嗎?」

 

  「知道,新興的品牌,服裝設計得都不賴,很符合現代年輕人的時尚,價錢不高,平均八百,LOGO是一朵金盞花。」

 

  「不愧是服裝編輯,妳們應該會接洽合作吧?」

 

  「當然,早就搭上線了,還在等對方大頭同意。不過這應該不關廣告部的事情吧?」我皺眉。

 

  「怎麼會沒關?那可以帶動多少商機啊,如果可以談到Abe的平面廣告由我們家代理,那很可觀喔。」

 

  「哇,看看你的笑容,多貪財啊。」我笑。

 

  「不過要拿取Abe獨家廣告權,還必須找到先攝影師才行,聽說他比Abe還難搞。」王皓群往椅背一攤。

 

  「攝影師?」

 

  「妳不知道嗎?」他睜亮眼睛,「居然有禹大編輯不知道的事情,這可新鮮了。」

 

  「夠了喔,快說!」我瞪他一眼。

 

  「妳看過他們家的型錄嗎?」我點點頭,他繼續說,「全都是出自於同一個攝影師。」

 

  「是嗎?」這我倒真的沒有注意過,目光全都放在衣服身上。

 

  王皓群搖搖頭,「也難怪,搭上線到現在多久了?Abe還沒給妳回覆的原因妳懂了嗎?」

 

  我轉轉眼睛,「你意思是說,她們只接受那個攝影師拍攝他們的品牌?」

 

  王皓群滿意的點點頭,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他們沒和任何一家平面廣告合作!」而且在沒平面及媒體曝光的情況下,衣服依然大賣。

 

  「攝影師叫什麼名字?」我問,他從皮夾內拿出一張全灰的素色名片,上頭有幾行浮水印子,寫上『CIEL』以及他的電話。

 

  「CIEL?」我用英文拼音。

 

  「不,是法文,CIEL,天空的意思。」王皓群糾正我。

 

  「CIEL?發音好像『謝了』唷。」我接過名片,「那我先聯絡攝影師,和他敲定時間再來跟Abe那邊說。」

 

  「祝妳好運。」王皓群說,而我則回他『CIEL

 

  

 

  回到辦公桌我才想到,換印刷廠的事情就這樣被王皓群打哈哈帶過,但同時我也相信他的手腕,既然有在處理,就一定能得到我想要的結果,只是時間的問題。

 

  來回轉動手上的名片,忘了問他哪拿來的,在網路上搜尋這個名字,出來的是一大堆CIEL的作品,除了許多模特兒的工作照外,還有天空、花草、街景、建築物等等照片。

 

  而在打電話給Abe前我必須做足功課,點到Abe官網裡頭,仔細看會發現,CIEL所拍攝的型錄和其他服飾品牌不同攝影師所拍攝的完全不一樣。

 

  說不上是哪不同,但就是可以抓住消費者的目光,是正確的目光,也就是說,不管模特兒臉多漂亮、身材多好,但眼睛就是會移到衣服上,這也是服裝型錄的重點。

 

  我稍微明白為什麼Abe會指定CIEL這攝影師了,我收拾東西準備親自到店。

 

  「曦文,妳要外出嗎?」小佐一臉驚恐,她千不怕萬不怕,就怕我不在。

 

  「手機二十四小時,網路也吃到飽,妳一定找得到我。」還不忘補她一句,「但我希望妳能自己處理事情,否則我們需要助理做什麼?」

 

  「是!對不起!」然後她又道歉了。

  

 

 

我腳踩著高跟鞋,招手攔車前往Abe唯一一間店鋪,坐落於台北精華地段的戰場──信義。

 

  在進到店鋪以前,我先在腦中思考一遍所有關於Abe的基本資料。

 

  Abe LOGO是一朵金盞花,由幾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一同創立的新興品牌,只藉由網路曝光以及口耳相傳打響了知名號,其中主打的設計師是年僅二十六歲的女性,她所設計的任何一款衣服都是長銷商品,同時也是負責品牌形象的主要人物。

 

  我是這樣想的,先得到她口頭上的答應,再去找那個『謝了』攝影師,要是真如王皓群所說,我們家拿到Abe獨家代理權,那的確會有很大的商業利益!

 

  抖擻精神,我邁開腳步。

 

  「歡迎光臨。」一開門,店內的銷售人員立刻親切問好,我對她們點頭微笑,出示了名片。

 

  「您好,稍早前有撥過電話表示將會來訪,我是MIZS雜誌的編輯,敝姓禹。」

 

  「您好,這邊請。」銷售小姐帶我往裡頭的會客室走,我快速打量店面,以明亮卻又不招搖的色系搭配,裡頭沒有過於奢華的裝飾,客群偏二十幾歲為大宗,但十幾歲的青少年也買得起,熟女穿也不會太稚氣,對於拿到獨家代理權這件事情,我越來越想要了,雖然,這該是王皓群他們煩惱的事情,但畢竟能讓衣服刊登至我們雜誌上也是好事。

 

  「那您這邊稍等。」說完她便關上門離去,我傳了LINE給王皓群跟他說一下,他回我在附近業務中,如果時間允許他也許可以過來。

 

  我還沒來得及回覆他少搶功勞,會客室的門便再次開啟。

 

  「禹小姐,您好。」一位穿著中性,帶著雅痞風格的人對我微笑。

 

  「您好,是周小姐嗎?」我在雜誌上看過這位周小姐,也就是Abe的主打設計師加品牌形象負責人,她外表中性,但所設計出來的衣服都細緻得沒話說。

 

  「是,請坐。」她伸手,我也不客氣的坐下,過一會兒小姐送進來茶點,淡淡清雅的花香飄散。

 

  「這是花茶?」我輕啜一口後問。

 

  「是的。」她露出溫柔卻有距離的微笑,「禹小姐,我大約知道您的來意,我們明白光靠網路上的行銷有限,所以日前也積極在找尋平面媒體配合。」

 

  「我們家MIZS絕對是最適合貴品牌的選擇,根據去年……」

 

  「我們明白您家也許是最適合的也不一定,貴雜誌一直都是暢銷雜誌前三,當然如果可以,我們一定是優先選擇MIZS。」她意有所指,又喝了一口花茶。

 

  「但貴品牌有指定攝影師?」我問,而她沒料到我會這麼說,露出了贊許的笑容。

 

  「沒錯,說穿了,只要搞定CIEL,等於搞定了我們Abe。」

 

  「有您這句話,我就能放心了。」

 

  她挑眉,「看樣子禹小姐很確定可以搞定CIEL?」

 

  「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我露出相當專業的微笑,覺得自己幾乎也能調轉去廣告部。

 

  而她只是意味深長的笑著,「另外,我們Abe比較龜毛些,也有指定模特兒。」

 

  我點頭,這小地方我當然有發現,型錄上的模特兒雖然每次都不一樣,但有個女孩卻是固定出現。

 

  「這您放心,我做過功課。」

 

  「那好,我們指定一個,其餘的就交給妳,但在此之前,請先搞定攝影師。」她站起來與我握手交換了名片後,說給我的時間是一個禮拜。

 

當我離開了Abe後,王皓群才撥電話說要過來。

 

  「已經結束了,我們約別的地方吧。」在等待王皓群來之前,我先點了一杯拿鐵,並且拿出CIEL的名片按下通話。

 

  「CIEL工作室您好。」對方接起電話。

 

  「您好,我是MIZS編輯部禹曦文,想請問如果想邀請CIEL大師為我們家拍攝Abe的雜誌平面要找哪位接洽呢?」

 

  對方似乎很習慣接起這樣的電話,雖不失禮,但也不熱絡,幾乎可以說是漫不經心的回:「不好意思,CIEL老師不是這樣子接工作的。」

 

  這樣的回答也在我預料之內,我繼續問:「那請問我該用怎樣的方式呢?」

 

  「基本上老師會主動聯絡自己有興趣的工作。」

 

  「那,是否可以提供傳真或是MAIL方便我寄資料過去?」

 

  對方念了一長串的英文信箱以及傳真,而且快速得讓人來不及抄寫,當我想再確認一次時,對方便機車的表示很多東西只有一次的機會,要是沒抄到或是寫錯了只代表之間沒有合作的緣份。

 

  「一次擦身而過就可能永遠見不到面。」她甚至這樣回答我。

 

  我差一點就要回她現在是在講禪?

 

  「又搞定一筆訂單,我想又快加薪了。」王皓群從咖啡廳門口進來時我正好掛掉電話,他扭扭脖子坐到我面前,「唷,幹嘛一臉吃炸藥?」

 

  「我剛打電話去謝了的工作室,助理的態度有夠囂張。」將事情簡單說過一遍,王皓群哈哈大笑起來。

 

  「畢竟是名攝影師,助理一整天可能接好幾百通這樣的電話。」

 

  「我們家可是MIZS,平時多的是和我們接洽的廠商。」

 

  「但現在是我們要去接洽人家。」

 

  我點頭,「說到底,這該是你們廣告部的工作吧。」

 

  「是你們編輯部先要商借Abe的衣服,而正巧Abe特別龜毛只指定CIEL,那如果都請到CIEL的話,不如直接請Abe在我們家授權獨家廣告,所以嚴格說起來,我們是互相。」

 

  「業務嘴。」我翻了白眼。「照理說,既然Abe指定攝影師,那Abe自己去談不是更快?」

 

  「那妳就知道CIEL有多難搞了。」王皓群聳肩。「我打聽過,CIEL只接自己有興趣的工作,不管對方出多少錢或是背景多大,他只堅持自己想要拍的。」

 

  「那也是他現在紅,等到熱潮過了,看還敢不敢挑工作。」

 

  「哇靠,這句話好毒!」王皓群做了個鬼臉,「但根據他的技術,可能近十年內只會越來越紅。」

 

  好吧,不可否認,連我這個外行人都會被他的照片所吸引了。

 

  「總之,回去先傳真檔案過去。」我起身收拾東西。

 

  「然後去廟裡祈求神明讓CIEL有興趣?」王皓群打趣著說。

 

  而我心一愣,停頓了下後淡淡的說:「不,我不信神佛。」

 

  「難得遇見不迷信的女生。」他聳聳肩也沒再多問,我們在外頭攔了計程車,一路上討論著該怎麼攻陷CIEL的方式,但最後已經變成在搞笑。

 

  「不如就送一個禮盒過去,裡面藏著大把鈔票?」

 

  「唉唷,你該不會都是這樣拿到業務訂單的吧?我應該叫財務部的小玉好好查查你們廣告部的公費去向。」

 

  「那不然裡面藏色情書刊?」

 

  「你是國中生嗎?那種東西他說不定都真人體驗過了幹嘛還要紙上談兵?」

 

  「妳不懂了,男人的浪漫有時候還是要藉由平面的……」

 

  「停!我不想聽!」我制止眼睛已經發光的王皓群說下去,「這怎麼樣?乾脆叫我去色誘CIEL算了。」

 

  其實我是開玩笑,但是看到王皓群面無表情看著我時,我突然很生氣。

 

  「幹嘛?你這什麼表情?」

 

  「沒有啊,只是覺得,都已經這年紀了,還是別講這種只有二十出頭的女孩可以講的話。」他依舊面無表情,聲音平板。

 

  「你真的很令人火大,我必定要財務部的好好查查你的公費去向!」

 

  「別!別啊!大人!」他喊。

 

  回到公司後我的確找了小玉要她好好查查,為此王皓群說我是記恨女,罵了一個下午,我當然是面帶微笑的將一杯拿鐵咖啡遞給他,告訴他這是我的歉意,在他有些抱歉的接下喝了口後,我的外號變成了卑鄙女。

 

  因為我在裡面加了半條芥末。

 

   書訊:http://ikumisa.pixnet.net/blog/post/5527214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尾巴Misa 的頭像
尾巴Misa

尾巴Misa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