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我在床上氣到睡著了,等到媽媽叫我出去吃飯時,我還打了個大哈欠,一邊伸手到肚皮上抓,這一幕全被皓皓看見了。

 

  我瞪大眼睛,為什麼皓皓會出現在我們家?

 

  只見他沒有表情的轉回餐桌上,喔我知道,他在憋笑。

 

  「快過來吃飯,妳那什麼樣子啊?」媽媽一邊添飯一邊嘮叨,我則是一邊盯著皓皓一邊走到餐桌上。

 

  「皓皓啊,你哥哥沒一起來吃飯?」媽媽將一碗滿滿的飯遞給皓皓,我看著接過那碗飯的皓皓,可是他一點都沒看我。

 

  「哥在加班。」他扒了一大口飯。

 

  「真是辛苦。」爸爸說,然後夾了一隻雞腿到我碗裡,「可帆,發什麼呆?」

 

  「沒有。」我喃喃,咬著炸得香酥的雞腿,偷偷瞄皓皓一眼,看來他對於我們的冷戰一點也不在意,似乎過得怡然自得。

 

  這讓我更生氣了!這頓飯吃了些什麼菜我都不知道,只有滿肚子的氣。

 

  「謝謝叔叔阿姨,那我要先回家了。」

 

  吃完後皓皓馬上要走,氣死人,他一點也不在乎我嗎?

 

  我想叫住他,可是先開口的人就輸了,所以我假裝很融入在綜藝節目裡,一邊像傻瓜似的大笑著一點都不好笑的節目。

 

  「這麼快就要回去了?」爸爸翻閱著報紙,他正在閱讀一個有關「電梯之狼」的新聞。「就在這附近耶,可帆,妳以後回家要注意有沒有可疑人物跟著妳。」

 

  我才不管爸爸擔心的口吻,餘光瞄到皓皓已經拉下門把準備出去,可惡,都不用跟我說再見嗎?

 

  當年的跟屁蟲現在以為自己長大了就想背叛我嗎?一日跟班終生跟班,就算是我莫名其妙好了,也要他先來跟我說話吧,再怎麼說我也是女生啊!

 

  「要回家啦?還沒吃水果啊。」就在這時候,媽媽剛好端著一盤番茄從廚房走出來。

 

  「謝謝,可是……」皓皓蹙著眉看著那盤番茄,我知道他不吃番茄。

 

  基本上跟我也有點關係,剛升國一時,我不知道從哪裡看見吃番茄對身體好的新聞,於是要求媽媽買一箱番茄,當然媽媽是拒絕啦,不過爸爸卻買了。

 

  可是我吃幾天就膩了,後來番茄就一直被遺忘的放在冰箱裡,直到一天媽媽發現番茄都快壞掉了,才說要打成番茄汁。每天喝番茄汁都快吐了,所以我便把我的跟班叫來,於是每天我喝一瓶,皓皓要喝兩瓶。

 

  番茄汁這種味道就是你不會討厭,可是每天喝一定會受不了,而且媽媽還在裡面多加了胡蘿蔔,說這樣更健康,於是皓皓再喝了一個禮拜,也就是喝了二十瓶的時候,沒錯,是二十瓶,禮拜一到禮拜五一天兩瓶,可是六日必須一天五瓶。

 

  皓皓在喝了第二十瓶的時候,吐了。

 

  而且還吐在我的房間、我的床上,全部都是番茄汁,那一刻我體悟到什麼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我整個人傻在那裡,很想揍他,可卻又是我逼他喝的,等到皓皓吐完後看了我一眼,我的嘴巴張的老大,指著他手上的番茄汁,結果他以為我是叫他喝完,馬上再往喉嚨裡灌,結果想當然耳,又給我全部吐出來了。

 

  從此以後,皓皓就怕極了番茄,連吃薯條都不會加番茄醬喔!

 

  我才不像皓皓那麼虛弱呢,雖然那天房間充滿番茄的吐渣很噁,但我之後還是敢吃番茄。

 

  「他不敢吃番茄啦!」回想完畢,我幾乎脫口而出。

 

  皓皓挑眉看著我,一副「是誰害的」的表情。

 

  「那阿姨切別的水果給你,皓皓啊,你先教一教可帆的功課,補習了也沒見起色,不知道在搞什麼……

 

  「媽!」我大聲喊著,媽媽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和皓皓冷戰,而且幹麼要說出我成績的事情啦。

 

  皓皓看著我笑了笑,然後進到我房間。

 

  喂!搞什麼,誰准許你隨便進我房間了!

 

  我生氣的跟著跑進去,皓皓已經坐在我的書桌上翻著我補習班的測驗紙了。

 

  「喂!還來!」我伸手搶過他手上的試卷,然後塞進抽屜裡。

 

  「妳分數也太慘了吧?」皓皓蹙著眉,一副我好像很可憐的樣子。

 

  「干你屁事喔!」我生氣的說著,然後想推他,他卻閃開然後坐到我床上。

 

  「可可好凶唷,怎麼辦啊?」他甩著親親布偶,但臉倒是一點害怕的表情都沒有。

 

  我坐到椅子上背對著他,然後假裝開始寫起參考書。

 

  「可可又不理我了,我該怎麼辦呢?親親?」皓皓自顧自的說著。

 

  「你今天去哪裡了?」

 

  「可可是在跟我說話嗎?」他裝的很驚訝,繼續看著親親,「還是在跟妳說話。」

 

  「幹麼當我是空氣?」

 

  「妳先把我當空氣的,」皓皓眼睛還是停留在親親身上,「而且我本來就當妳是空氣。」

 

  「你說什麼!」我生氣的站起來,拿起參考書往皓皓身上丟過去。

 

  「妳是那不明事理的國王嗎?」皓皓往右閃過我的參考書。

 

  「蛤?」

 

  「國王有三個女兒那個故事啊,最小的女兒說她把國王當成鹽巴,國王很生氣把她趕出去,之後還下令全城不准使用鹽巴,後來才發現沒了鹽巴吃什麼都沒味道。」皓皓講起這個小故事,我瞪著他,這和空氣有什麼關係?

 

  他搖了搖頭,一副早知道我聽不懂的模樣,「我當妳是空氣,平常已經習慣妳在身邊,等哪天妳不在了,才發現我無法沒有空氣。」

 

  *

 

  「我起雞皮疙瘩了。」小娟舉起她的手給我看,上面真的布滿一粒粒的雞皮疙瘩。

 

  「很噁心對吧,他講話總是這樣。」我也舉起自己手腕上的雞皮疙瘩給她看。

 

  小娟呵呵笑,我發現她笑起來很漂亮,「所以你們就因為那樣和好了嗎?」

 

  「我發現我們好容易吵架,也好容易和好。」

 

  「這樣好啊,代表你們在認識彼此,在互相磨合。」她整理著桌上的眼影盒,在手背上試了幾個顏色。「你們或許是最適合彼此的人。」她抬起頭,從鏡子裡認真的看著我。

 

  「婚姻,不是跟最愛的人在一起,而是跟最適合的人在一起。」我說。

 

  還沒步入婚姻的小娟,她看起來想反駁我的話,但卻收在口中。

 

  而我只能笑著,淡淡的笑著。

 

  *

 

  「所以說,這裡應該是代入A囉?」

 

  「沒錯,肯學妳還是學得會嘛!」皓皓親暱的摸了我的頭,我笑了笑。

 

  有一種好奇怪的感覺,他的觸碰明明是很自然的,可是卻怪怪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碰的時候我會想躲,等他不碰我又會期待他碰,真是矛盾的十四歲。

 

  「有你教了以後,我馬上就退掉補習班了。」

 

  「妳每次都段考前才會唸書,基礎不打好當然每次都很辛苦。」

 

  「不要唸了,你是我媽唷。」我捂住耳朵不想再聽他的嘮叨,明明和我同年,碎碎唸起來比我媽還要厲害。

 

  「好,我不唸,那妳快點寫吧。」他拿出專門為我量身打造的考卷,也就是他自己出的考試卷,真是佛心來著。

 

  這考卷有如天堂來的禮物般,上一次小考就見識到它的威力,讓我數學考了九十分,連老師都差點掉下眼淚,以為是他有教無類的方針終於成功,我也很給他面子的沒戳破那是皓皓的功勞。

 

  當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感覺生命力都被我燃燒了百分之三十的力氣後,終於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寫完這張皓皓老師出的考卷。

 

  我興奮的轉過身想告訴皓皓,卻發現他手托著腮,打著盹。

 

  皓皓居然睡著了,看看時間現在也才剛過九點,是有沒有這麼累啊他!

 

  我拿起桌上的數學參考書,預備從他的後腦勺打下去給他來個驚喜嚇一跳時,忽然他另一隻手抓了抓臉頰,嘴巴喃喃的發出聲音,像是在講夢話,然後繼續睡。

 

  就這樣一個小小的動作,讓我拿著參考書的手停在半空中,遲遲沒有揮下。

 

  我將參考書輕聲放回桌上,有樣學樣的將手托在自己臉頰邊,側著頭看著皓皓。就讓他睡好了,也許教我功課,花費他很大的腦力,人家都說用腦過度就跟運動一樣是會消耗熱量的。

 

  我數著指頭,認識皓皓從五歲到現在居然也九年,有誰跟我們一樣才十四歲就認識一個人九年了?

 

  這真是不可思議呢,等到我們國三時就邁入十年、十八歲時就十三年、大學畢業就十七年……等等,我考得上大學嗎?嗯……反正有皓皓在,他會想盡辦法讓我考上大學的。

 

  望著他的側臉,我胡思亂想的腦袋暫時歇緩,認識九年,但自從國中以後,我好像就沒有這麼仔細的看過他的臉。

 

  其實皓皓就跟小時候差不多,沒什麼改變,一樣濃眉大眼的,服貼的軟髮看起來很好摸,而他的斜瀏海蓋住左邊。我有股衝動想撥開他的瀏海,決定伸出手付諸行動。

 

  猛然皓皓張開眼睛,看著手放在他頭髮上的我,表情有些訝異,不過馬上掛起一個天真的笑容問:「妳在幹麼?」

 

  「我在想你這頭亂髮,能不能壓平!」說完,我用力的將手掌在他的天靈蓋附近亂壓一番,皓皓抓住我的那隻手,但我的另一隻手馬上再揉亂他的頭髮。

 

  「我頭髮哪有亂,很整齊啦!別鬧了啦!可可,妳考卷寫完了喔?」

 

  他一邊笑一邊制止我愚蠢的騷擾,我鼻子哼聲氣,自信滿滿的用下巴比了桌上的考卷。

 

  「哇!很厲害呢妳!都寫完了。」皓皓不忘摸摸我的頭稱讚我一番,我傻傻笑起來,不過當皓皓看著我的考卷,卻皺起眉頭,「可可,妳公式全部代錯了。」

 

  「啊?怎麼可能?」難道我剛剛發揮的腦力全是假的?「都是你害的啦,你在旁邊睡覺,搞得我也很想睡覺,才會這樣寫錯東西。」一如往常,我將所有過錯都推到皓皓身上。

 

  「好啦,我以後不會睡了。」

 

  也不是真的要他那麼做,看著他又打了一個哈欠,我問,「你教我是不是很累?」

 

  「教妳的確很累。」皓皓也不否認一下,氣死我了。

 

  「那你以後別來了,在你家睡覺吧!」我賭氣說,將所有參考書疊起來。

 

  「幹麼又生氣呢?」皓皓已經習慣我動不動就發怒的情緒化個性,他起身坐到我放在書桌邊的灰白鯨魚座椅上,看著窗外的月亮。

 

  「我不是因為教妳累啦……是因為昨天晚上太晚睡,剛剛才不小心睡著。」皓皓解釋著,本姑娘耐著性子,聽他說。

 

  他指著窗外,招手要我過去,「今晚是滿月。」

 

  窗外的月亮今晚又圓又大,似乎連塵埃都能反射銀白色的光,使得空氣中看起來像是下起了小小的雪。

 

  而月亮上頭的黑影,今晚看起來更是清楚,忽然間我想起六歲那年,活生生的親親回到月亮上的事情。

 

  「今天是親親在月亮上滿八年的日子。」皓皓輕輕的說,從他的口袋裡拿出一對手工縫成的兔子小吊飾。

 

  「要給我?」

 

  「一對的。」他拿起我掛在椅子後的書包,將兔子掛到拉鍊上頭。

 

  「一對的?這樣我們不就真的有什麼?」

 

  對於我故意調侃他,皓皓並沒有反應,因為他知道我現在感動得要命。

 

  看著床上的親親布偶、還有月亮上的親親黑點,以及新加入的親親小吊飾,忽然我又想要哭了啦!

 

  「謝謝你。」我哽咽的擠出這句話。

 

  皓皓滿意的笑了,他握住我的手,在月光下凝望著我,讓我有股,他那兩隻烏溜溜的眼睛也變成月亮的錯覺。

 

 

  「妳覺得他那時候就在喜歡妳了嗎?」小娟停下手中的動作。

 

  「妳覺得他喜歡我?」

 

  小娟下唇覆蓋上唇,聳聳肩不以為然,好像這是多容易看穿的事實。

 

  「那時候我沒想那麼多。」我老實承認,更甚至到多年後,我都沒去想過我們兩個之間存在著名為愛情的玩意兒。

 

  小娟別有深意的看著我。

 

  *

 

  回到我前面所說,升上國中的皓皓功課既好、運動神經也佳、長相帥氣不說,就連笑臉看起來都如此治癒人心。

 

  只是帥氣的校園王子王皓群身邊有個礙眼的邪惡巫婆,她的名字叫做戚可帆。

 

  根據巫婆戚可帆這個消息來源所說,這校園王子居然不再接受各國公主所發放的舞會邀請函,巫婆說,王子會失心瘋的將所有邀請函撕碎,並且丟進火爐燒掉,這讓各國公主不敢再寄送邀請函。

 

  可是,巫婆說的話能信嗎?會不會是巫婆為了獨占可憐又可愛的王子,才散發的謠言?

 

  所以眾多公主們決定聚成一團,先不計前嫌站在同一陣營,一同救出王子後,再去討論王子該去誰的舞會。

 

  沒錯,大約的故事就是這樣。

 

  當然巫婆我……不對,是本姑娘我居然被形容成獨占王子的壞巫婆!?

 

  明明是皓皓要我說不再收情書的!

 

  一開始那些自以為是公主的女生們,都罵皓皓冷血、不懂女人心,而不過就是前幾天皓皓粉絲其中之一在操場跌倒,正巧在打籃球的皓皓順手扶起她,順便給她一個微笑……

 

  就這樣!瞬間校園王子的魅力再度襲捲而來,有道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皓皓一個溫柔的笑臉跟親切的問候,讓他降到谷底的名聲瞬間回溫至沸騰。

 

  這下子,大家把矛頭指到我身上,說是我要獨占他,才放風聲說他不收情書。

 

  這麼多年以來我知道謠言的可怕,但卻是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不實的報導,以及戀愛中少女自行腦補的能力。

 

  而當我把這些討人厭的事情用童話故事風格告訴皓皓時,他居然笑個不停。

 

  「你笑什麼啊!」我生氣的將親親布偶丟到他身上。

 

  皓皓穩穩接住,抱在懷中,「妳們女生自我幻想的能力真的很強呢。」

 

  「那是她們,不是我!」我澄清。

 

  「但可可妳很會說故事,形容的很活潑。」

 

  我翻翻白眼,這一點也不活潑好嗎?這是生氣、是憤怒、是同仇敵愾!

 

  見我癟著嘴的模樣,皓皓終於良心發現,收起笑容靠過來,「好啦,這次是我想的不夠周全,讓妳捲入麻煩了。」

 

  哼,這還差不多。

 

  氣也生完了,總是要討論解決方法,我盤腿坐在地板上,詢問皓皓有沒有解套方法。

 

  「我發表聲明說不想收情書好了。」

 

  這麼沒建設性,根本就沒經過深思熟慮,可惡,王皓群這傢伙根本就不打算想啊!

 

  「你乾脆交一個女朋友,這比較有效。」我覺得這提議棒透了啊,但皓皓卻一臉看白痴的表情看我。

 

  「那我寧願繼續收情書,叫她們直接拿給我好了,我當面拒絕。」

 

  「她們才不理我呢。」我擺擺手,這方法我早就試過。

 

  當學校流言一出,我立刻逮到公主幫的首領,我跟她講不關我的事情,但那首領跩的跟什麼一樣,連正眼瞧我都不願。

 

  我記得她叫做結衣,跟日本女星一樣的名字,但長得卻不像人家一樣白皙可人、透明感那樣,而是有著一七五的身高與黝黑的健康皮膚。

 

  那時候才國二欸,國二的女生長一百七有多讓人感到壓迫!

 

  總之結衣瞪我一眼,只差沒打我一拳,轉身就走,她的跟班們也一同用鼻子哼氣,好像我是什麼髒東西。

 

  「女生真可怕。」皓皓打了哆嗦。

 

  我揪住他的耳朵,「還不是你這紅顏禍水惹出來的!」

 

  「冤枉啊!大人,我是男兒身,不是禍水啊!」皓皓疼得求饒。

 

  放開他以後我插著腰在一旁生悶氣,明明皓皓是我的跟班,為什麼現在反倒是我被他的事情搞得一身腥?

 

  而他居然還怡然自得的坐在我的床上、吃著我的餅乾、看著我的漫畫。

 

  一個生氣,我將他踢下床!

 

  *

 

  「後來怎麼解決啊?」小娟在我的眼皮上先上了層淡淡帶有珠光的銀白色眼影,而後又塗上淡橘色眼影,最後再用上深色的咖啡。

 

  「講到這件事情,到現在我都還認為自己被算計了!」

 

  那一定都是皓皓計算好的,才會讓我在多年後一直記恨到現在。  

 

 可能幸福的選擇書訊請點我

創作者介紹

尾巴Misa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