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紅毯那一天,蒙上白紗的臉,微笑中流下的眼淚,一定很美。」

 

  我輕哼著這首歌,新娘秘書笑臉盈盈的說,「我也很喜歡這首歌喔。」

 

  「女人啊,就是夢想這天吧。」我嘆口氣。

 

  「新娘怎麼能嘆氣呢?」她正把我頭髮一根根梳開。

 

  「婚前憂鬱症吧。」

 

  「妳一定會很幸福的。」新娘秘書不知哪來的保證,但這樣的祝福我倒是樂意接受。

 

  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日莫過於穿上白紗這天,新娘秘書是我從網路上頭找到的,評價很高,當我聯繫她時,她很訝異與她同年的我是新娘子。

 

忘了說,她的名字叫杜小娟。

 

  「我進來囉。」突然有人打開新娘準備室的門,這麼魯莽,想也知道是他。

 

  「喂,快把門關起來啦,我現在還素顏呢。」我生氣的用手揮了揮。

 

 「妳還素顏?我們不是很早起嗎?」皓皓不理會我的抱怨,神經質的指著手錶。

 

  「你是在急什麼?台灣的喜酒有誰會準時,更何況現在才幾點?」我用手打了他一下。

 

  「話不能這麼說啊。」他兩手一攤。

 

  我才不著急時間,比較在意的是他的頭髮,「喂,你的頭怎麼這麼亂?」

 

  「亂?會嗎?」他用下唇吹了吹蓋住左邊眉毛的瀏海,不是我在講,這髮型從他國中到現在,萬年沒變。

 

  「蓋頭蓋臉,不好看啦!」我氣呼呼的撥著他的軟髮。

 

  「這樣就好了啦。」他揮開我的手。

 

  「小娟,可以麻煩妳幫他頭髮稍微抓一下嗎?」

 

  小娟當然不會拒絕,雖然皓皓極力抗拒,仍逃不過我的淫威,我抓住他的手腕硬是將他壓到我的座位上,惹得他哇哇叫。

 

  「戚可帆妳是新娘子,居然這麼粗魯,救人啊!」

 

  「沒有人會來救你,今天可是我最大,認命吧哈哈哈。」我大笑三聲,小娟可能是沒見過像我這樣粗魯的新娘,臉上似乎有著三條線,但還是專業的掛著微笑,雙手塗上髮蠟,俐落的將皓皓的頭髮全數往上抓,露出他飽滿的額頭與兩條好看到令人嫉妒的眉毛。

 

  「繼當兵後我的額頭就沒再露出來過了。」完事後皓皓垮著臉喃喃自語。

 

  「你到底為什麼這些年來都要蓋住你的額頭?」我趕他起來,寶座要換人了。

 

  「我的額頭圓圓的,不喜歡。」他咕噥,我則不以為然,飽滿才好命啊。

 

  「你忘了自己到哪都是校園王子嗎?那些公主幫多希望摸摸你可愛的額頭。」我故意調侃學生時代的事情。

 

  他只是給我一個白眼,「我該出去處理其他事情,確認一下等等播放的PPT和其他東西。」

 

  「不要出錯啊,這可是人生大事,每件事都要盡善盡美。」我抓住他西裝外套衣角,仔細叮囑。

 

  「該做的我都有做喔。」他可沒說謊,對這場婚禮用心的程度比我還高。

 

  「那王皓群先生,快去招待大家,順便看看禮金收的如何。」我回以笑容。

 

  「人都還沒到,什麼禮金啊。」他一邊碎碎念一邊關起門。

 

  小娟繼續幫我整理頭髮,「你們感情很好呢,真令人羨慕。」

 

  「我們是青梅竹馬啊,真拿他沒辦法。」

 

  「青梅竹馬?喔?」小娟看似好奇我們的故事,反正離喜酒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我便娓娓道來。

 

 

  我和皓皓,是沒有血緣的雙胞胎,從有記憶開始就相伴左右。

 

  雖然有點誇張,但也接近真實。

 

我們大概是在幼稚園中班時認識的,那時他轉學到我們梅花鹿班,一進來就讓我們這些小女生臉紅心跳。

 

  幼稚園的女生也是女生啊,看到可愛的男生會心動也是理所當然。

 

  大家都圍著他和他說話,我也不例外,只是常常擠不進去,之後我索性不擠了,反正他也從來沒有回應過我們。

 

  「妳在幹什麼?」

 

  不過某天,當我在太陽底下的操場拿著放大鏡照著黑色的紙時,意外的皓皓跑來跟我說話。

 

  原本不想回應,但望著他烏溜的大眼睛一臉期望的模樣,突然我靈機一動,「我在變魔術。」

 

  「變魔術?」他訝異的看著我,我把放大鏡面對太陽,對準我用蠟筆塗黑的白紙。

 

  然後,聚焦在黑紙上的光點漸漸的燃燒起來。

 

  「哇!好神奇!妳怎麼辦到的?」皓皓白淨的小臉蛋興奮的喊著。

 

  「這是秘密喔,我只告訴你。」我神秘兮兮的對他說,「其實我是個魔術師。」

 

  皓皓驚訝的睜大眼睛,我想他是相信了,這讓我非常得意。

 

  其實這只是幾天前我從電視上看見的實驗,現學現賣而已。

 

  沒想到就這樣讓我騙到了一個小跟班。

 

  後來皓皓便常常跟在我身後,原來他不理女生不是因為他跩,而是因為他會害羞。

 

  他只說他媽媽在他很小很小、小得還記不得任何事情的時候就過世了,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跟女生相處,雖然那時候年紀還小,但我也明白別去過問人家媽媽過世的細節,我只是給他一個擁抱。

 

在家裡,我難過時爸媽都會這樣抱著我,所以我也如法炮製,而皓皓在我懷中流下粒粒晶瑩,那時候我莫名的在心裡發誓,要守護他的笑容,承擔他的眼淚。

 

別問我為什麼五歲孩子會發那樣的誓,我就是那麼做了。

  

  很巧的是,放學時間我們一起回家,一路上都走同樣的路,直到進到同棟大廈時,我們才發現彼此住在同一棟,他住六樓,我住十二樓,就連樓層都是他的兩倍高,所以代表我地位比他高,這可是他說的,不是我逼他的喔。

 

  每天上學前他會在一樓管理室那等我,然後往學校的途中像個小狗一樣乖乖的跟在我後面。

 

  「為什麼王子只會跟妳玩?」

 

  「王子是誰?」

 

  「王皓群啊。」

 

  班上的女生居然把皓皓稱為王子,我回頭看縮在身後的皓皓,吹彈可破的皮膚印著兩圈紅暈,要是戴上皇冠,的確很像王子。

 

  「因為他喜歡我啊!」我轉過頭詢問皓皓的意見,「對不對?」

 

  他用力點頭,讓班上女生嘟著嘴抱怨。

 

  在幼稚園的年紀,那種喜歡不是所謂的男女情愛,所以喜歡也總是很自然的、容易的說出口。

 

  皓皓時常會來我家裡玩,又因為住同一棟的關係,我們兩家人來往的密切,皓皓的爸爸在工地當建築工人,辛苦但賺得多,而大我們十歲的勝群哥很跩,總是喜歡指使皓皓做東做西,獨身女的我還差點以為那就是兄弟之間的相處模式。

 

  可是當我年紀大一點後,才知道那是勝群哥表達愛的方式。

 

  因為屬兔的關係,所以我喜歡所有有關於兔子的事物,還養了一隻小兔子,我都叫她親親。

 

  「親親,過來,有紅蘿蔔喔。」我晃動著手中的紅蘿蔔。

 

  親親可能吃飽了,她不理我的往另一邊跳。

 

  「親親,親親過來!」我跑過去把她抓了回來,「妳今天好不乖。」

 

  「我也要抱親親。」皓皓對我露出渴望的眼神,他的眼睛就像小狗一樣,很像電視上看見的小拉不拉多犬。

 

  「你要小心一點喔,親親是我的寶貝。」我將親親放到他小手裡,他開心的親著親親。

 

  「好可愛,好可愛。」他磨蹭親親,我覺得有點忌妒,親親是我的寵物,皓皓是我的跟班,跟班和寵物感情怎麼可以這麼好?

 

  「還我!」我把親親搶回來,然後也親了親親。「親親好乖喔,親親最喜歡我了對不對?」我將小臉貼在親親的臉上。

 

  皓皓拉了拉我的衣角,「我也要親親。」

 

  「你剛剛抱過了,不行!」我把親親放到我旁邊。

 

  「不是,」他搖了搖頭,「是親親。」然後他嘟起嘴巴。

 

  「我為什麼要和你親親?你又不是親親怎麼可以親親?」我別過頭。

 

  「不公平,為什麼我沒有親親?」皓皓又用他那小狗眼神看著我了,「妳不喜歡我嗎?」

 

  「我喜歡你啊。」

 

  「那妳可以親親親,為什麼不可以和我親親?」

 

  我想到自己也會跟爸爸和媽媽親親,他們說親親是愛的表現。

 

  「那好吧。」

 

  於是我嘟起嘴巴靠向皓皓的嘴巴,「這樣你也有親親了。」

 

  皓皓露出一個好可愛好可愛的笑容。

 

  那年我們五歲,是我們的第一個吻。

 

 

 

  大班的時候,依然不知道怎麼跟女生相處的皓皓還是一樣老跟著我,我叫他要多跟其他小朋友玩,他就是不肯,說只要有我就夠了。

 

  午休時間我們會將被子拉在一起睡覺,有一天皓皓帶來好大的被子和鋪地板的被單。

 

  「這是兩個人一起睡的,我叫爸爸買的。」他得意的說著,班上的人都看著那雙人的床單,覺得非常高級。

 

  「你一個人睡那麼大幹麻?」我拉著我的兔兔被單說,這樣我會沒有位置。

 

  「這是我們一起睡的啊。」

 

  「才不要呢!」我踢著他鋪好的被單一角,「媽媽說結婚以後男生女生才可以一起睡覺,我才不要和你睡覺。」

 

  「那我們結婚啊。」皓皓將我踢亂的地方重新鋪好,然後抬頭看著我,「我要當妳的新娘子。」

 

 

  「哇!這麼小就懂得說那種誓言?」小娟驚訝的表情從鏡子裡反射出來。

 

  「那時候多天真啊。」我搖著頭。

 

  「不過他說成新娘子了……噗!」小娟笑了出來。

 

  「我一直都比他像個男孩子啊。」我嘆氣。

 

  「但妳的確是個漂亮女生啊,妳沒看到他剛剛的表情,看傻了眼。」小娟賊賊的笑著。

 

  而我只是聳肩一笑,畢竟從五歲到現在二十年了,我是美是醜是裝是真,皓皓都能一眼看穿。

 

  「那我繼續說囉。」

 

  小娟做了個請的手勢。

 

 

  「好了,安靜一點,禮拜五有什麼?」幼稚園老師舉起一支手,坐在椅子上的小朋友們興奮的大聲回答:「卡通和點心!」

 

  我們梅花鹿班的老師很矮,就連當時幼稚園的我看她都覺得矮,而且嘴巴還大大的,很像麥當勞裡的大鳥姊姊。

 

  「那今天帶卡通來的有誰呢?」老師裝出一附不知道的樣子。

 

  每週五下午,大家會在小視聽教室一邊看卡通一邊吃點心,而卡通的提供者就是班上同學,可以從家裡帶來卡通錄影帶。

 

  「我!我!」

 

  「選我!」

 

  班上的小朋友爭先恐後的想被選中,我從不帶卡通來,因為選到別人的才好呀,自己的不是都看過了嗎!

 

  老師最後選了『竹取物語』,當使者從月亮下來接公主,與父母道別那幕大家都哭了。

 

  其實長大後我覺得,『竹取物語』這個故事根本不適合小孩子看,貴族貪圖美貌,各個醜態畢露,而為了得到公主更是不惜一切代價去製造假寶物來欺騙公主,但五大貴族卻是歷史中的確出現過的人物,實在是諷刺。

 

  我和皓皓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不發一語低頭看著水泥地板,腮幫子鼓的圓圓的。

 

  「你幹麻?」我雙手插腰的問他。

 

  他還是不說話,眼睛卻掉出眼淚了。

 

  「你不會還在哭那個公主吧?」

 

  「妳不要回月亮。」突然皓皓這麼說,他抬起頭淚眼汪汪的盯著我。

  「幹麻要回月亮?」

 

  「妳說過妳是月光仙子,老是說要代替月亮懲罰我,所以有一天妳會回月亮上對不對?我不要妳離開。」皓皓哇哇的大哭起來,我快要笑出來了,皓皓怎麼會把那個當真,我是常常說那句話,但是那是因為我很喜歡美少女戰士啊。

 

  可是我看皓皓那麼認真煩惱的樣子實在說不出口。

 

  「我不會回月亮上啦!」我轉過頭忍住笑意。

 

  「真的?」他淚眼婆娑的眼中出現一點希望。

 

  「因為月亮上已經有嫦娥啦,吳剛啦,太擠了,我回去沒地方。」我隨口說著前幾天老師說過的故事。

 

  「還有兔子啊!」皓皓興奮的說著,想提醒我月亮上已經有太多人,沒有我的位置了。

 

  「沒有兔子啦!因為兔子我帶下來了,親親在我身邊啊。」我牽起皓皓的手繼續走。

 

  「是喔。」皓皓若有所思,「那妳會永遠在這裡囉?」

 

  我看著皓皓期盼的眼神,心想作弄他一下也好。

 

  「人家要竹取公主留在身邊都必須拿到寶物才行,石缽啦、玉樹枝啦、火鼠裘等等。」我歪著頭,「要公主留在地球都要有五個寶物,你要我永遠待在你身邊,那你也要給我五個寶物。」

 

  「我沒有寶物。」他將口袋外翻。

 

  「那就五個願望啊,你要答應我五個願望。」我開心的說。

 

  「三個好嗎?」皓皓還跟我討價還價,但是大方的我不會計較,二話不說點頭。

 

  「那實現了妳就要永遠在我身邊。」皓皓認真的說,這倒是第一次我覺得他像個男生。

 

  「一言為定。」我們打勾勾,「不過如果你沒有實現,那我就不跟你在一起唷!」

 

  「我一定會實現的!」皓皓流著鼻涕露出笑臉。

 

  我伸手擦掉他的眼淚,兩人手拉著小手,哼著歌回家。

 

 

  「那他有實現妳三個願望嗎?」小娟拿起第一套禮服的大白花樣式在我頭上比來比去。

 

  「妳覺得呢?」我微笑的比著自己身上的新娘禮服。

 

  「我想我問了廢話。」小娟笑個不停。

 

  我看著別在頭上的大白花,緣份與幸福,不就這麼回事?

 

 

 

可能幸福的選擇書訊請點我

創作者介紹

尾巴Misa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