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尾巴、Misa出過的書請點我。

注意事項Q&A請點我。

投稿相關問題請點我。

*以上找得到答案的未來私訊將不再回應

版權所有,請勿轉載。

「為什麼要簽這個?」


「這
...我們主管說這要交給您的...


「不是啊,妳不能隨便拿一個東西來就要我簽名,我總要知道原因吧!?」


「那我再回去問問看。」


「怎麼做事的啊?」


我聽見後方的業務這樣說著。


 


「搞什麼,主管叫我拿來給你簽就是給你簽,我怎麼會知道原因,你做這麼久自己不會看喔?」我邊小聲抱怨邊等著電梯,我就是個小小的助理而已,我當然不知道那是做什麼的,主管叫我拿我就是拿。


 


這不是我第一份工作,但卻是我新找到的工作。


我沒有優秀的學歷,也沒有專門的特長,更沒有什麼夢想與熱忱,人生好像被困在一個制式的枷鎖裡,義務教育後能升學就升學,不能就工作,我也曾經想過要當藝人,可是夢想就是只能在夢裡想,夢想是給有錢家的小孩去實現的,人家說妳夠有心就能做到,但是在我朝夢想前進的那幾年內,我要拿什麼來養活自己?


 


出社會久了以後,任何事情似乎都不能引起我的感動,每天都是重複的事情,沒有特別好的朋友,也沒有相處來的同事,我對社會沒有任何貢獻,但我依然規矩。


 


工作很累,但沒工作更煩,人生好像沒什麼值得開心的,我感覺自己渾渾噩噩、苟且偷生的存活於這社會之中。


 


「這什麼東西還要我教嗎?這就是業務那邊出錯,業務自己要去調查。」主管臭罵著我。


 


我無奈的再回去業務那邊接受炮轟,為什麼明明可以用說的事情,大家卻都要用這種態度呢?


我只是小老百姓,夾在主管與各部門的主管間,我常常喘不過氣來,有個硬物卡在我喉嚨間,任憑我怎麼吐也吐不出來。


我每天就在等著生命終結,我想我到死也都是像這樣的生活,沒有高低起伏,每天都活在憤怒與抱怨之中。


 


「等等,妳要下班了?」五點半我準時收拾著東西時主管說著。


「是的,主管再見。」


「什麼再見?妳沒看見大家都還在加班?妳一個人走這樣像是一個團隊嗎?」主管大聲的說著,部門裡其他同事用可憐的眼神看著我。


「可是我
...」我今天該做的事情都做完啦。


「留下來!」主管吼著,我只好無奈的放下包包打開電腦。


「留下來要做什麼?有什麼文件緊急到不今天處理完就會少 一兩 佰萬嗎?又或是有什麼要緊的會議報告需要在明天早上用到?」我邊滴咕著抱怨邊整理一些無關緊要的文件。


「那各位,我先離開了。」主管起身,我瞪大眼睛的看著他,叫我留自己卻走?


等主管離開後,同事們也開始收拾東西。


「妳啊,乖一點吧,妳是新人,該留就留。」一位資深的同事對我說著。


「可是我面試的時候,他們說沒事就準時下班的!」


「面試時誰不是那樣說的啊?妳又不是剛出社會,看清吧。」


我啞口無言。


不能因為大家都這樣做,而這件事情就變成對的。


不能因為責任制這三個字而壓榨我們。


為什麼我為自己的權利說話,卻要被每個人打壓?


上班要準時下班卻不能?


每當我抗議起這些不平等的待遇時,大家就會說『這就是社會的現實。』


什麼叫做社會?什麼叫做現實?


社會也是我們經營出來的,為什麼大家卻都把錯怪向社會?


我對這一切感到灰心無力,這裡不是我要的完美世界。


 


我站在公司大門口,看著同事們一臉疲憊的準備回家,我有種站在十字路口的感覺,我為什麼存在於這裡?


這一切好迷惘、好陌生、好不真實,人生存在的意義是因為活著,但活著是為了什麼?為了延續?為了什麼要來延續這令人無力的人生?


 


我看見剛剛吼著我的業務提著公事包走出公司門口,我下意識的躲到柱子後面。


接著他走向一部白色的車子,他的小孩出來擁抱住他。


「爸爸,我們來接你了!」莫約五歲的兒童笑著。


「好乖喔,今天開不開心啊?」業務臉上露出笑容,這讓我震驚了一下,原來那種人也會露出那種笑容,這不禁讓我更懊惱,連那種不尊重別人的人都能露出那種發自內心的笑容。


我看著他們一家人離去樣子,我嘆口氣走到公車站牌。


晚上七點,五點半該下班的我卻因為要做樣子給主管看而拖到這麼晚。


晚上的時間應該是我的,我不甘心的流下眼淚。


沒有員工,哪來的老闆?


為什麼大家不能多體諒我們一些,我上班時間努力,該讓我下班就是下班,為什麼一定要我留到那麼晚?




『喀擦!』





我聽見旁邊傳來拍照的聲音,是個女的拿著手機在自拍。


有夠無聊,在這裡拍黑漆漆的有什麼好看的,而且公眾場合她這樣都不會不好意思嗎?


上公車前我再看了她一眼,她還在自拍。


連那樣的人都比我熱愛生命。


 



今天又是勞累的一天,我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我對她抱怨了今天主管的事情,我以為我的媽媽至少會挺我,沒想到她卻說。


「妳就應該留下來啊,不要準時下班,這社會就是這樣,妳總要做樣子給上級看。」


「連妳也這樣說?為什麼我在爭取應該是對的事情的我,卻反而像是錯的?」


「我沒有說妳錯啊,但是吃虧就是占便宜,妳趁機多學一點阿。」



我沒有辦法再和媽媽說下去,吃虧就是占便宜?我占到什麼便宜?



惹來一身腥與發不完的牢騷,人生有什麼快樂?



雖然我等待生命結束,但我並不會想尋死,只是對我來說,活著與死其實沒太大差別。

創作者介紹

尾巴Misa

尾巴M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乂修羅乂
  • ya~2年前的沙發................................
  • 哈哈兩年囉!

    尾巴Misa 於 2012/06/20 21:31 回覆